書店給愛書人多元享受

 【新華社北京九月十四日電】夏暑未消,中秋將至,北京將迎來一年中最美的時節。除了欣賞室外美景,不少人選擇走入書店。在「書蟲」徜徉書海的同時,他們或許會幸運地邂逅劉震雲、余中先等知名作家。

 「英國的文化非常悠久,產生了許多對英語文化甚至世界文化起到關鍵作用的人物……」手捧水杯,桌上攤開一本《一日三秋》。書店簡樸素雅的氛圍裡,作家劉震雲侃侃而談。

 在他身旁,「世界閱讀季」的展牌十分醒目。這是十四日開幕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的前期線上組成部份。多名作家和學者受邀進入書店,通過鏡頭帶領屏幕前的讀者領略世界文學經典與風土人情。

 身為書店主的江淩,也在做「觸網」的嘗試。

 架好相機,戴上麥克風,拿起書本,對著鏡頭說上近一小時。這些內容會被江淩剪輯成約十分鐘的視頻發到網上。

 江淩的書店「刀鋒書酒館」位於重慶熱門商圈地帶,面積近二百平方米。書店於二0一六年開業,當時一些實體書店經營面臨困難,江淩意識到,實體書店的書籍價格和電商平台相比沒有優勢,書店作為一個「純粹的零售空間」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要想讓顧客在實體書店買書,實體書店需要留出一些空間『做加法』。」江淩說。江淩給出的「加數」是「圖書+網絡+餐飲」,帶給愛書的人更加豐富的讀書享受。

 二0二0年十一月,江淩開通視頻賬號,向網友們推薦書籍,他用一段簡短的話介紹自己:書店主,寫作者,說書人。截至目前,江淩已經上傳約四十個視頻,積累了九點三萬名粉絲。

 他還在書店裡打造了一個提供簡餐的深夜食堂。在他看來:「這裡有酒、有飯,可以輕鬆自在地閱讀和交流,讓讀者獲得物質和精神上的雙重滿足。」

 江淩認為,書店存在的意義,仍然是建立一個連接書與人的空間。

 暖調的燈光、輕柔的音樂,與其說是一家書店,PAGEONE五道口店給人的第一印象更像是一處會客廳。

 步入店內,迎接顧客的是調製咖啡的吧台,左右兩側擺放著桌椅。飲品的馥鬱香氣陪伴下,有人安靜讀書,有人輕聲耳語。新上市的圖書被精準分類,整齊而別致地陳列在書架上,不遠處則擺放著瓷制茶壺、盲盒玩偶。PAGEONE市場部負責人蔡欣蕓坦言,這樣安排的原因之一是「盲盒很好賣」。

 PAGEONE五道口店於今年四月開業,顧客大多是周邊的學生、白領。新潮的文創產品加上舒適愜意的閱讀環境,吸引讀者紛至遝來。

 「我們希望為讀者提供一個可以交流、溝通的多元文化空間。」蔡欣蕓說,店裡的書籍以藝術、社科和文學類為主,同時採用高層高、聳立書架的設計,為讀者留有寬闊的活動空間,暖色調燈光使整體環境更為溫馨。

 「網上只能看圖,店裡能感受紙的質感,遇到感興趣的書可以坐下來邊喝咖啡邊看,喜歡就直接買走了。」手裡捧著一本心理學書籍的讀者小孫說,他還是喜歡到實體書店裡買書,「把書拿在手裡翻一翻,買書時感覺很踏實」。

 「圖書銷售額仍然佔據了我們店營業額的百分之六十五。」蔡欣蕓說,近幾年書店主營的藝術類書籍熱度大增,這和社會文化氛圍漸濃不無關係。

 在中國,嘗試為讀者提供良好閱讀體驗的書店還有很多。

 上海的朵雲書院開在離地二百三十口米的高空,六萬多冊書籍「安住」其間。在這裡,讀者可以「抬頭看雲,低頭讀書」;回歸西安市中心的鐘樓書店讓不少書客重拾往昔的回憶:書店的外立面還原了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原貌,店內裝飾著代表西安的書籍和文創商品,當地人在此探尋兒時記憶,遠道而來的遊客借此了解古都。

 即便面臨疫情的衝擊,不斷豐富業態的實體書店似乎並未失去生氣。有報告顯示,二0二0年中國新開書店四千零六十一家,關店一千五百七十三家,新開數是關店數的二點六倍。北京開卷調研數據顯示,直播銷售成為書店由於疫情暫停營業時的重要嘗試,二0二0年已有近百分之八十的書店開設線上零售業務。

 成為「up主」以後,江淩發現,不時會有粉絲專程到刀鋒書酒館「打卡」。「這或多或少增加了客源。」江淩說。

 大多數顧客仍是衝著書籍而來,不論是為了閱讀,還是拍照留念。蔡欣蕓說,不論為何而來,久而久之,都會受到氛圍的熏陶,或是對閱讀或是對人文藝術的相關知識產生興趣。

 書店也會因應讀者的興趣組織活動。PAGEONE書店會不定期舉辦新書發佈會、書籍分享會以及音樂會等活動;朵雲書院則打造了以書籍裝幀為主題的系列活動「『紙上風景』朵雲裝幀聚場」,邀請著名裝幀設計師與愛書之人面對面「雲上」交流;西安鐘樓書店也擴展出知識分享、文化演藝等活動。

 「嘉賓為大家答疑解惑,讀者彼此交流,在分享閱讀感受的同時收穫友誼。」蔡欣蕓說,「我們希望不同愛好的人都能在此發現自己的一片天地。」

 「實體書店正在變成一個城市的文化容器,體現出的公共文化服務價值遠超商業價值。」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長程三國說。(記者:徐欣濤、黃揚、李曉婷、陳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