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仔有見)外賣車手  溫言

 城市生活節奏改變,加上近一年的抗疫隔離措施,市面上,可見從事外賣速遞員的人越來越多。很多時候,一條馬路上或一個紅綠燈位前,往往接連看到幾部外賣電單車,這班從事外賣速遞員的「車手」穿着制服,駕着配備了外賣箱的電單車風馳電掣。因澳門的網上點餐平臺多了競爭者,我們平日在路上碰到的車手也不再一式一樣,諸如各種在賭權開放之後,才出現的市場經濟發展一樣,連送餐服務的市場,也不會是只有一家的獨市經營。

  外賣平臺出現後,不少上班族足不出戶,享用電話點餐送到的食物,作為晚飯。不知不覺之間,本來面積已不大的小城,因為外賣車手的努力,令城市內的店與店或店與家的距離更近,彈指之間,食物由店面送到家居,放在眼前了。外賣平臺的經營時間,也跟隨小城人們的上班時間,晚上營業至凌晨兩三點,雖然說,車手的勞動讓不少飢餓的心靈能在深夜也填飽了。但也不禁令人猜想,當外賣車手的薪金是否足以養家?工作至深宵半夜,第二天又是否需要一早開工呢?在看來似乎「自由」的工作場所—流動在馬路間的電單車,單人鐵騎,他們的工作時長與職業安全,到底受到多大保障呢?

 外賣車手此一新工種,在小城來說,可說是全新的。那末,外賣點餐平臺與車手之間,是一種外判的關係,或是直接從屬的勞動關係?這些勞資問題,似乎一般澳門人不太關心,只是享受着車手為顧客送餐的方便,卻沒有深入了解過這一個群體。新聞上正在報道着,這一年的新畢業大學生,找工作不容易,不知道有多少大學生,當起外賣車手這一行列,「搵兩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