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小狗窩   安好

 過年前,公司好幾個部門要搬位子,樓下的搬到樓上,樓上的搬到頂層。我所在的部門在樓下,也需要搬。雖嫌麻煩,但我雜物不多,拎着兩袋檔走兩趟就能解決,並不是難事。

 我本來對搬遷無甚反感,樓上的各種設備較為齊全,負責打掃的阿姐也更為勤快友善。唯一不便的,就是不能在位子上吃飯,換句話說,中午要到外面吃,無法再點外賣了。只是,人類從不輕易屈服,我們部門也是。剛過完了農曆新年的連休,我們多番打探,知道樓下的辦公區還沒有新同事進駐,趁着這個小漏洞,我們低調地買了外賣,拿回去樓下的辦公室吃。坐在空蕩蕩的辦公區,目光所及確實看得出來破舊殘缺的地方,但我們吃着米線,嬉笑得比往日更放肆。這樣的自由與快樂,不知還能享受多久,卻是每一回都份外值得珍惜,這種簡單純樸的小確幸,多一天是一天。

 我們總是輕易地貪新厭舊,而又常常覺得新不如舊。或許是因為感情,或許是因為自由,樓下再殘破,也是溫暖可愛的小狗窩,樓上再亮麗,也是讓人急着逃離的冰窖。我也曾懷疑,如此矛盾地戀舊的人類,該如何前行呢?然而,如今不也搬到樓上去,適應新的環境嗎?而短暫地在這兩層之間遊走的我們,只是夾縫裏懷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能笑一天是一天的小加班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