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說說文人壞話   喬捷

不喜歡和文青和文人打交道,有些文人是真窮,有些文人是富了也擺脫不了窮基因,普通往來尚且覺得難相處,一旦涉及到消費交易,就更加之麻煩。一來文人自以為有品味格調,遇到甚麼都評頭品足,不管他們品味格調是否真的高,但肯定這種人品格也不會高到哪裏,講來講去就是同理心,有些文人永遠處事雙重標準,和他們交易永遠難以滿足,因此做生意如果要挑選市場,未到最後都不要選文化那一塊。

二來是很多消費不起的文人,對高攀不起的項目心裏有慾望又不想花錢,然後就對一切特別有意見,覺得無法與他們親近的東西都離地,完全不會考慮做生意或請客的成本。食米不知價是一回事,知價也要佔便宜則是人品的事,反正免得自己不愉快,有時真的情願多花錢做好服務去吸引高端市場,斷絕與文人的往來。

我對低下層比較包容,像他們貪心便宜、盡力壓價,完全可以理解為他們收入低,希望資源最大化,這會激發我少有的一點善心。相反,很多文人雅士其實經濟沒問題,卻總是一毛不拔。心裏既沒有經營理念,還經常影響別人做經營,越想就越生氣。

如果你曾經跟文化人做生意,可能更會明白另一種痛苦:很多文人本身完全沒有實戰能力,自己又想法多多,既不做科學調查,也不愛參考,以原創和創意為自己的懶惰做藉口,想出些廢主意還「阻住地球轉」。甚至我們可以理解,很多文化人說的簡單生活斷捨離,更多的時候可能是他們別無他選。主張自由的人,經常身不由己。女兒長大了我一定會阻止她與任何文人交往。和甚麼人混一起都好,最討人厭的就是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