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口)《哪吒重生》:哪吒題材的變與不變 王珉

 《新神榜:哪吒重生》在內地上映5天已達2億元票房,這部中國動畫電影石破天驚之作——廢土,賽博朋克,科幻,魔幻,蒸汽,民國風,這些大雜燴像《流浪地球》地下城一樣的美學,源於中國又溯源中國古代神話《封神演義》,讓人驚豔。熱血少年李雲祥單槍匹馬,大戰仇家東海龍族掌管的自來水公司。戲謔中充滿中國哲學味道,無論是豆瓣還是其他社交平台,輿論熱度,市場效果,一直穩居內地春節檔的第二位,堪稱2021年華語動畫市場中的爆款。

 影片設定在「哪吒鬧海」三千年後,講述哪吒與東海龍族的恩怨「剪不斷理還亂」。哪吒轉世重生的李雲祥,出生在架空的老上海,他先是被敖丙激怒,再被龍族趕盡殺絕。就此,李雲祥與龍族一家展開了你死我活的對決。

 近年來,從《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白蛇·緣起》再到《哪吒之魔童降世》,觀眾看到了中國動畫的IP突飛猛進。技術層面,中國與荷里活動畫之間差距小,更重要的是故事完成度。此次《哪吒重生》對觀眾耳熟能詳的中國傳統神話故事進行改編,情節流暢、重塑乾坤,不僅是國漫發展的新風潮,讓人耳目一新。

 哪吒=熱IP,此次經典IP新編,重在「新」,「新哪吒」李雲祥依託幕後追光動畫團隊全新打造——新的世界觀、新的人物、新的視覺風格、新的製作技術。人物是底層社會的小人物,在故事發展中發現自己是哪吒轉世,於是有了雙重身份,既是人又是神。導演趙霽表示:「不用說非得跟誰爭個誰上誰下,我覺得就是做自己」。這句話與影片中哪吒轉世重生的李雲祥不謀而合,成長在於車手的自我突破,對手也是他自己。

 《封神演義》三千年後封神榜面臨重新排序,誰都不能獨善其身。李雲祥因為自己駕駛的摩托,與敖丙開的轎車「狹路相逢」比賽發生衝突。現代版的宿敵哪吒VS東海龍王一家,改編經典推陳出新,也守住了經典內核。這與古代神話中哪吒大鬧東海、剔骨還父的情節相得益彰,運動感十足,打鬥場面爆表,代表著個性、自由、熱血等的精神。

 「新哪吒」李雲祥,不認命,就拼命。身為普通人的他面對龍王一家派出的各種妖魔鬼怪,怒火中燒覺醒,奮起抗爭強權。他在不斷被激怒後,向孫悟空學習功夫的過程中,實現了自身的突破,由此激發轉世元神哪吒,成為新一代哪吒。雖然中間的故事有點拉胯,讓筆者昏昏欲睡,但人物成長背後傳達自尊自愛的精神,歷經重重考驗發現自我實現蛻變,還是讓人振奮心神。

 筆者認為,《哪吒重生》是所有哪吒改編中,畫面最流暢、渲染最給力的國產電影。改編的創意蹭熱度,在國產動畫中鶴立雞群,相較《熊出沒》等低幼系列更為精彩。2016年追光動畫團隊同時孵化《白蛇:緣起》和《新神榜:哪吒重生》兩個項目,掀起東方朋克國潮風。本片在中國傳統文化裡汲取養料,卻沒有囿於經典,這才是中國年輕一代「00後」大男孩的形象。

 該片致敬經典的橋段眾多,不變的是情懷:摩托車追逐和日本動漫改編的電影《阿基拉》有異曲同工之妙,尤其是李雲祥載喀莎;李雲祥在荒漠裡被水族戰士追殺的場景,則是《瘋狂麥克斯4》(Mad Max4)的簡化版;李雲祥覺醒哪吒後,身後出現的哪吒紅色虛影視覺效果,像極了《火影忍者》(Hokage)大電影;李雲祥與哪吒元神合二為一的場景,和《駭客帝國》(The Matrix)、《超能陸戰隊》(Big Hero6)、《超體》(Lucy)等極為相似;該片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一樣,源於明朝小說家許仲琳所著的《封神演義》;不變的情懷,還在於老上海。李雲祥的妹妹——喀莎人美歌甜,她在萬樂坊傾情演唱《如此大世界》。靈感源於上海百樂門的萬樂坊,靈動迷人的爵士曲風,霓虹閃爍紙醉金迷。如此視覺風格在片中頻繁出現,將東方古典與西方朋克融合,讓人沉迷在上世紀20年代的復古老上海中。

 《哪吒重生》變的則是設定的世界觀——古代的名人、傳說中的人物穿越到現代,再次成為英雄人物拯救世界。這讓筆者聯想起兒時看的TVB穿越類型電視劇,雖是粵語版但妙趣橫生。神話中的人物不再炒冷飯般在老故事框架裡打轉,而是穿越到現在未來無處不在,開創屬於中國人國漫崛起的現代超級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