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東講西)別了琴姐 明俐

    時代進步或者就是製造代溝的來源,像我這一代中年人,日前看到藝人李香琴離世的消息,晚飯時間告訴母親一聲,隨即想起享壽八十有八的李香琴(琴姐),也好算是我與父母那一輩的共同回憶,回頭一看孩子們的一臉天真,甚至連跟他們談「四大天王」都已然過時,從音樂、電影、電視等口味亦有着極大的分歧。

    提到琴姐,兒時的記憶一方面看她在電視劇中演的賢妻良母,另一方面電視臺又不時播放昔日的《粵語長片》,那個黑白電影時代,李香琴以擅長的嬌媚狀,挾以「惡毒言詞」,演活一個個西宮或後母,是當年的招牌歹角,鐵定的壞女人演員。李香琴甚至以此自豪,讓「琴」字成為奸人的象徵。她曾經講過在街上遇到市民唾罵,說明她演出的壞女人深入民心,琴姐亦引以為榮。

   講真心,電影中的琴姐,又的確比東宮的余麗珍標緻得多,換了任何正常夫君,亦難免會偏心於她,這個叫人之常情,然而在那個思維簡單,非正必邪的粵語長片世界,諸如西宮琴、奸人堅,還有我最怕的黃曼梨、羅蘭等擅演歹角者皆可以脫穎而出,一來是他們演技精湛,再者是他們不以歹角為苦差,而是努力做好角色。

    去年年底琴姐的好拍檔譚炳文亦因病身故,兩個好朋友、好拍檔,如今又再重逢,假如還有來生的話,或者兩人便是年齡相若的情人、知己,再續今生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