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路心語)談性不必色變  思正

 上次,臨時去給同事代班,級組長發了一份文件過來,裡邊除了動員考試、通知講座之外,其中提到結合最近時事(裸聊陷阱、性騷擾學生、電話詐騙)等教育學生注意網絡安全和人身財產安全。別的事項通知了都風平浪靜,唯獨這個話題拋出來就激起了千層浪。

 今年常看澳門報紙,其中關於裸聊詐騙的新聞,數見不鮮。然而,詐騙套路如出一轍。無非是受害者在交友平台禁不住誘惑,與人裸聊片刻,誰知被人錄下視頻,然後敲詐勒索。其中不乏中學生上當受騙的,既失了財,又丟了臉,最後只能報警處理。之前,我就想給學生講這事了,不過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如今給學生揭開這裸聊的陷阱,也算是給他們打一劑預防針。畢竟,疫情當下,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大多發生在網絡社交平台,若是自我保護意識薄弱,交友不慎,就會給個人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

 前不久還看到一則新聞:一位男生涉傳女生裸露片段,不為圖財,只為報復。涉案男生十六歲,而女事主才十三歲,就讀中一,兩人通過手機交友平台認識,其後發展成為網絡情侶關係。令人驚訝的是,這女生竟然向素未謀面的男生發送自拍裸露片段,後來,男生不滿對方分手後向同學講其壞話,於是便將對方裸片發給同學,以作報復。最後,司警局拘捕了犯案的男生,並將涉嫌轉發涉案片段的學生也送交檢察院處理。誰也沒想到這段網戀最後竟發展成罪案,不能不說,這都是自拍裸片惹的禍,而背後反映的恰恰是,時下學生既缺乏自我保護的意識,也缺乏保護別人隱私的常識。

 身為老師,面對敏感的性話題,我也深感教育之難。給高三學生說裸聊陷阱等事,無非就想提醒他們,不要把別人的「事故」都聽成了「故事」,不當回事,最後自己難免出事。近日,給學生做現代文訓練,其中做到一篇小說《茉莉橘子》,大意是講一個盲人與一個聾人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從中,學生感受到真愛是可以跨越身體的障礙,最後達到心心相印。相形之下,當今年輕人對愛情恐怕少了一份珍重之心,於是我便提起這兩天看過的一則新聞。才剛開頭,有個學生站了起來,說也看過,於是替我道出案情始末。

 原來在四年前,年僅十四歲的輟學少女疑誤交損友,相識不久就被「男友」帶到中區單位被友人強暴,三個月後三人駕車到路環兜風,友人竟然當著「男友」面在後座再次強暴少女,令人髮指。這些案件最後因為女事主在「男友」住所疑吸毒致暈,最後才被揭發出來。這個悲劇令人聽了不免唏噓感歎!本來愛情是自私的,該「男友」卻縱容友人性侵女友,禽獸之行,罪不可恕!然而,讓人感到困惑的是,在第一次受到性侵後,女事主為甚麼不選擇逃離呢?「輟學」「吸毒」這些字眼讓人不敢再往下想。無論如何,這段難堪的事注定給她的一生蒙上陰影,而站在她背後的,注定是一個心碎的家庭。

 殘酷的現實是活生生的教材,很多學生聽了不免感到沉重。也許,有人會說這位女生咎由自取,但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們沒有資格去評判和指責受害者。除了報以同情,我們更應思考,如何避免這樣的悲劇再發生。畢竟,它比性騷擾、裸聊陷阱的殺傷力更大,甚至可能將一個人推向死亡的深淵。記得有一次參加高一學生的讀書會,一位男生在分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時說︰「我所感到悲痛的是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對性教育的缺乏,談性色變。」最可怕的是,旁觀者將黑唱成白,將受害者說成施暴者,他們對別人的痛苦是毫無想像力的。施暴者正是拿準了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利用罪惡感將受害者玩弄於股掌中。這是所有房思琪們的悲劇根源。

 故此,性教育如何在家庭、學校得到科學普及,這是擺在家長、老師面前的難題。幸運的是,大多數的學生身在校園,還能在求學時與同學享受美好的友誼。只是,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對異性的好奇,對愛情的嚮往,自然是難以避免的。然而,在身心尚未成熟的情況下早戀,這對一個中學生來說,未免來得太早了。我曾見到不只一對男女學生,手牽手地逛街,撞見老師也不害羞,也曾見過有學生在朋友圈秀恩愛,這種早熟多少令我感到意外。我總覺得,中學生應該等上了大學再去拍拖,過早地提現愛情這張支票,未必是件好事。也許守得住的,兩人能在大學畢業以後,攜手走入婚姻殿堂。守不住的,就如報紙上所報道的,偷嘗禁果,最終便以悲劇收場。

 當下,我們也許能夠做到的,就是談性不必色變。理智的引導比無端的譴責來得更為重要,我們隨時要去發現深藏在孩子內心深處的暗湧,一次及時疏導,或許就能阻止一場災難。畢竟誰都希望孩子不用去接觸,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從而活得更加理性,更為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