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週末  喬捷

 經過一週五天的工作,二十多杯咖啡的提神作用消失,每到小週末的晚上,為了減壓,會選一家好的餐廳,吃一頓貴而不飽,純味覺享受的晚餐,也不用特別聊點甚麼,邊吃飯邊聽聽音樂,靜靜凝視着一個人,也很美好。如果剛好能聊到甚麼好話題,說不定還可以編排好下一次的約會。心裏有這樣的期待,那麼工作有點壓力,生活有點忙碌,精神偶爾繃緊一些,也沒有甚麼了。吃過飯,可以散步到附近的酒吧,喝兩杯雞尾酒,看看能不能碰到幾個朋友,稍為交流一下近況,說說最近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買過的唱片,我覺得這樣就很好。

 整個城市還在低潮期,有一種熱鬧不見了,消遣的選擇好像多了,地方沒那麼擠逼了,但其實由始至終,我們需要的東西其實不多,來來往往也盡是相同的地方、過相雷同的日子。你所盼望的生活也大同小異,難的是遇到感受雷同的人。不用言語,在一起就感到美好。

 前一晚喝了兩杯自由古巴,這款雞尾酒真是一種惹人憂鬱的飲品,我應該不會再喝下去了。週六的早上,頭有點痛,酒還未醒,沒辦法下只能又喝兩杯意式特濃咖啡,稍為讓神智清醒。拿出手機,又禁不住翻看一些頁面,欲言又止,嚴守生活的戒律:不可貪婪,不可試圖去佔據一切。學會享受獨處的時光,翻書、寫作,把所有的想像變成具體,讓每一個都在安靜中有所創造、有所體會。

 即使過了二十年,文藝青年變成了文藝中年,生活的方式似乎還是沒有很大的改變,至少,精神還在,我還是那個敏感、憂傷、易動情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