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落頭山村(一)  方婷

 在一個昏天暗地的晚上,伸手不見五指,還幸有這樣的一個晚上,萬海才可以逃過一劫。他本來算得上是世家子弟,可惜不是謫子,家族中人丁興旺,幸虧是男丁倒也算是得到照顧,在祖宗祠堂私塾受過教育,稱得上知書識墨。然而同族的兄弟,不少是紈絝子弟,經常聯群結隊,糾結很多豬朋狗友。大家都愛跟這幫世家子弟一起廝混,家大業大,也沒有長輩管得住。

 萬海不知怎樣在鄉間得罪了惡人,要錢不夠,要名不足,結果還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結果惡人們派出了手下,選擇在這樣的一個夜晚,將萬海拋下海中,任由他自生自滅,算是一種小懲大戒。

 略懂一點水性的他,性命無礙,只是漂流到這個小灘上,似是一處渺無人跡的村落。其實這個小地方,外邊的人稱為浪頭山,原本應該叫做落頭山。過去這是商旅往來經商的必經之地,靠水有河,靠山有路。但後來有傳說,這裏有山賊,老是打出沒經過的商旅主意,很多人都被斬頭活埋,於是便稱為落頭山,意指斬頭。也許因為這段陰森恐怖的歷史,令到這個本來是往來商量必經的要道,漸漸地人跡罕至。當然亦有人指因為山路途崎嶇,除了河岸淺灘,環視群山,去路較難,於是變得越來越荒蕪。這樣子過了幾十年,甚至近百年,那管外邊朝代更替、革命都經歷了幾次,這裡卻變得越來越寧静。只有一個稍為像樣的寺廟,就是在這邊最有名的望海觀音廟,還有它後面不遠的靈光塔,以及一座當年受到皇帝賜封的貞節牌坊,這些都是這小村的名勝,但具體的傳說可能得向這裡的村民打探,也許每個地點都有它背後的故事。

 萬海就是被沖上這片海灘,然後昏昏沉沉,一直睡到太陽差不多將他身上的水分都曬乾了,他才悠悠轉醒。又餓又渴,還有點冷的他,嘗試向著內陸的方向走去。跌跌撞撞,唯恐在遇到其他人之前已經餓死在路上。

 浪頭山下就是一條村落,偶爾有些腳夫商販會經過,算是一個小型中途站。其餘村民主要靠自給自足,尤其他們有不少年邁的工匠在這裡埋頭苦幹,有較為精緻但數量不多的藝術及工藝品,靠這些商人轉賣出去。

 萬海就被一名叫作日叔的木匠救了回家,這位日叔有一個小工場,伙計不多,就只有他、他的兒子阿森和一名學徒阿加。這天日叔想找些材料,恰巧路過海灘那邊便遇到萬海。忘記了介紹萬海這時的一身打扮,還真的尚有貴家子弟氣派,至少還戴著一副眼鏡,那是他十二歲時,由於早年還真的愛上看《三國》《隋唐》等小書,結果眼前矇矓,祖母花錢著人從城市給萬海配一副玳瑁框眼鏡,雖然不便宜,但萬海的確有需要。無論人也到那裡也隨身帶著,眼鏡那個勾還穩妥,他家鄕和浪頭山有幾百里路遠,沿水路雖然近,但這大半天的折騰也不是輕鬆的。

 日叔對萬海的外表已留有好印象,也就少了戒心,與阿加合力背了他回家。日叔雖然沒有見過山賊,但村內的傳說深入民心,見到個外表斯文光鮮的萬海,自然會估計他是被山賊拋下海的商人貴客,救人自然是義不容辭,誰料到這個外來人會引起往後更多的事端?

 村子很細,醫生只有一個,是村中望族陳家的後人──陳貫望早年出過城市習醫,算是要留守鄕間看護著村民的重要一員。這次也得請他為萬海出診,看看他的情況如何?◇ (待續/逢星期一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