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搜聞)在棉田飛無人機  李志浩 張鍾凱

 秋入天山南北,中國棉花主產區新疆三千七百餘萬畝棉田迎來豐收。得益於近年新科技在中國農業領域的應用,棉花這一新疆最重要經濟作物的種植正變得越來越「酷」,吸引著愈來愈多中國年輕人從城鎮進入農田。

 一個月前,三十一歲的西熱艾力·尼加提和二十七歲的祖力亞爾江·尼加提第一次走入家鄉——新疆尉犁縣的棉田勞作。兄弟倆的勞作只需一部手機、一架農業無人機和一台柴油發電機,不再像父輩一樣肩扛農具、頭頂烈日,在棉田深處艱難挪步。

 地處塔里木盆地東北部的尉犁縣,是新疆南部重點棉花產區。白絨絨的棉花,在近四十年裡發展成尉犁縣支柱產業,全縣棉花種植面積超過一百萬畝。

 雖然生在棉花大縣,但兄弟倆同許多中國城鎮長大的「八零後」「九零後」一樣,對農業並不熟悉。哥哥西熱艾力大專畢業後,在鄉鎮政府工作,弟弟祖力亞爾江獲得學士學位後,懷揣創業夢想,進入尉犁縣一家企業工作。

 家庭並不富裕,要供養父母,要照顧正讀初中的三弟,還要攢錢籌備未來的婚事,兄弟倆感到了肩上的壓力,決心用奮鬥過上更好的生活。直到今年九月,全縣百萬畝棉花即將成熟,兄弟倆聽說用無人機給棉田噴施脫葉劑需求量很大,一番考察,動了心。

 千百架農業無人機翱翔在棉田上空、為棉花進行植保作業,這是近幾年在尉犁縣出現的全新景觀。而這一新鮮事物的出現,與新疆農業的發展變化有直接關係。

 僅十年前,六萬九千人口的尉犁縣每到棉花吐絮時,都會迎來超過全縣人口規模的外來務工大潮。那時採摘棉花全靠手工。而今,隨著新疆農業升級迭代,高低不平而細碎分散的農田「成長」為規模化、高標準大田,密集勞動逐漸被高效大型機械取代,尉犁縣已有九成棉田採摘由機械完成。

 機械取代人工採收,催生了棉花脫葉的需求。只有提前兩周對棉花進行脫葉處理,才能避免在機採時混入棉葉,影響棉花品質。農業植保無人機憑藉快捷、智能、省藥省水的優勢,在幾年內「征服」了新疆棉田。

 站在地頭,哥哥西熱艾力手持手機,面前千畝棉田的數字地圖顯示在屏幕上。手指輕輕一點,無人機自動規劃航線,從起飛、作業,到最後返航,全部自動化,兄弟倆要做的只是為其更換電池和藥箱。

 新技術應用,帶來了農田管理效率大幅提升,也催生了新的職業。從九月十日擁有人生第一台農業植保無人機開始,兄弟倆正式成為農田「新人」,並決心未來要長期跟農業打交道。

 為什麼願意長期和棉花打交道?弟弟祖力亞爾江用數據說話,棉花除了可以噴施脫葉劑,還需多次打藥,而無人機可以承擔這一任務。棉花一個生長季平均需要五次作業,而無人機每次按照六至七元/畝收費,一畝棉田總共要花在無人機飛防服務的費用就是三十至三十五元。

 「全縣現有無人機不夠用,遠遠滿足不了現有棉田的需求。」兄弟倆很有信心,明年把無人機服務範圍拓展到一萬畝棉田,屆時可以收入三十多萬元。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牧業機械管理局統計顯示,截至七月,新疆基於北斗導航系統的農業植保無人機保有量超過五千台,作業面積逾兩千萬畝。未來,會有越來越多新疆農民通過棉花,徹底擺脫貧困,改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