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言)澳門騙徒沒奈何 泰來

 當群眾視而不見,又或者尚未發現事有蹺蹊之前,我們敢於揭發,當然亦有人會抱持息事寧人的態度,覺得他仿如「人畜無害」,不過是冒稱是哪位宗師的徒弟,有必要打爛人家飯碗嗎?然而在我看來,若在武術界而言,一個人竟然冒充某名人之徒,肯定是衝着某個門派而來的,難道我胡說八道,自稱自己是從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畢業的話不會對真正的畢業生視為不敬嗎?口頭上的「認屎認屁」或者沒有多少法律的後果,但對於個人操守以及道德而言,難道又是一名可親可敬的武學師傅嗎?

 當然到今時今日,他仍然活躍於澳門這個充滿人情味的小城,有人會為他說項,指他現在都沒有再冒認是某人徒弟,但他也沒有公開承認自己當天是儲心積累扮作宗師門人,其二有人會說武術門派或者同宗同派,亦有分支分流,可能他是其他流派亦未可知?這樣我更覺此人的德行有虧,本身師從何處竟然不肯又不敢直認,還可以在澳門授徒以及繼續出席不同盛會場合(我在上述的「踼爆事件」後耳聞目睹亦不止一次),澳門人雖然善良,並不代表需要包容一些騙徒,他們未必一定是騙財,但他會騙取你的信任,以圖達到他們的目的。正如偽造文件當然是犯法,但堂而皇之,上報紙、上電視侃侃而談原來都是滿謊言卻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