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心)女人的一生 星雲大師

 入洞房那天,女人雙腳踩在男人的鞋上。男人笑道:「還挺迷信的。」女人說:「俺娘說了,踩了男人的鞋,一輩子不受男人的氣。」

 後來,女人支使男人拿尿盆倒尿,男人幹了;地裏的莊稼,女人說種啥,男人就種啥;男人正跟人閒侃,女人一聲喊,他就乖乖回家。女人能管住男人,很得意。直到有一天,女人在男人面前說起婆婆的不好,男人怒了:「知道我為啥總依着你嗎?以前我爹脾氣暴躁,常打我娘。我發過誓的,我娶了女人絕不傷她一指頭。我忘不了我娘說的話——女人是被男人疼的,不是被男人打的。」

 女人愣住了,從此跟換了一個人似的,待男人特溫柔體貼。有人好奇:「咋調教的?」男人說:「打出來的女人嘴服,疼出來的女人心服。」

 世間有男人,也有女人。有的男人怨嘆,恨不生為女兒身;有的女人也怨嘆,生為苦命的女人。做女人究竟好不好?我試述「女人的一生」如下:

 其一,女人一生被人管。女人的一生,「被人管」是注定了的命運。過去的父母對女兒的管教比較嚴厲,例如講話不可以太大聲,不能跟哥哥弟弟爭搶物品,家裏有了客人不可以拋頭露面,從小就要學習女紅、烹飪,要幫忙做家事,要看家守戶,不准外出。相較之下,家中的男孩則比較自由。出嫁後,女人還要受丈夫管。男人是一家之主,要求妻子負起一家的收支預算,打理內外的衛生,每天要洗衣煮飯、供應全家人衣食無虞,還要和睦親人朋友,對親友的服務尤其要拿捏分寸。此外,丈夫在外忙事業,女人在家要多方支持。平時早起晚睡,男人要管,梳妝打扮,男人要管,出門採購,男人要管……女人婚後美其名曰「女主人」,實際上還是在男人的視線之內受到嚴格監管。好不容易等到兒女長大了,身為母親的女人也年老了,這時又要受兒女管。兒女不但經常嫌媽媽這個不懂那個不會,甚至動不動就命令,媽媽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這就是女人一生的可憐寫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