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老黃的哥哥  承鈺

 老黃早上經過報攤,都已經是什麼時代?要看任何新聞消息,透過電腦或者手提電話就可以了,誰會再花時間攤開報紙看呢?不過老黃這個習慣已經養成超過30年,報攤就在他工作的地點外面,報攤的老闆到底是叫亞李還是阿張?老黃實際上沒有跟他打個招呼,只不過偶爾聽到有人跟他攀談,剛巧老黃經過便聽到了,但他亦沒有興趣去印證一下。

 今天報章頭條讓他感到比較吸引的,就是一張相片……那是他親生哥哥的相片。如果說人生總有些遺憾,在老黃心目中相信正是他的哥哥與自己的關係。本來哥哥只比他年長兩歲,基本上沒有什麼代溝,還應該可以好好相處。不過世事就是這樣,或者問題不是出於他們兩個人本身,而是出於長輩們的態度。老黃還記得小時候哥哥已經表現出相當頑劣的一面,自己反而是一個乖巧又循規蹈矩的小孩。

 從小到大,老黃的成績都在前五名,從來沒有讓父母操過心,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父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哥哥一人身上,自己彷彿就是家庭中比較多餘的一位,可有可無。哥哥一直無心向學,經過兩次留級之後,與老黃同年級,亦已經從一起唸書的學校,轉到了一間評價相當差的學校,最後才勉強畢業。

 還記得當年父親帶同兩名兒子一起去向這間學校的校長求情,希望校長可以接受哥哥在那裏重讀中四,至於為什麼要將自己也帶着一起去,很多年之後老黃回想起這件事,他覺得可能爸爸想讓校長知道,其實他家族中的兒子也是挺聰明,能夠取得好成績,哥哥只是一時失手而已。後來當然哥哥也能夠在那間學校順利畢業,其實只要你交足了學費,中學畢業又有何難?

 最後爸爸將自己積蓄都用來安排哥哥到外國留學,反而自己雖然有很好的成績,亦只能夠考取本地學校,幸好能夠取得獎學金,一路的升學情況亦不需要父母操心,在幾乎沒有花多少錢的情況下,老黃甚至以一級榮譽完成大學,然後投身公務員行列,平平穩穩。父母亦沒有什麼表示。直到幾年後,哥哥從外國畢業回來,唸了一個工商管理抑或經濟學學位,父母也曾問老黃能否推薦哥哥進入公職,老黃當時一言不發,第二天他便告訴父母自己準備搬出去住。

 這樣老黃從一個「可有可無」的兒子,便幾乎真正成了陌路人。只有在大節日,例如農曆新年、做冬、中秋節又或父親的生日,母親便會打電話著他回家吃飯,平日母親偶爾會到老黃家打掃一下,老黃還是很老實地從薪金分一半出來給母親作為每月的家用,從幾千元到幾萬元,待家中兩老都已經駕鶴西去,老黃都當上了局長,早就成家立室,有兒有孫,但與他幾乎老死不相往來的,就是哥哥。

 哥哥當年亦考進了公職,也許他有點小聰明,又或是運氣。在老黃的心目中從小到大幾乎沒有見過哥哥認真地溫習,在自己每天挑燈夜讀時,哥哥要不在看足球賽、要不已經往街上跑……

 哥哥在公職上的青雲路,老黃也有想過可能因為他曾經在外國唸書,光環比較大,比起自己踏實勤勉地一級一級升職,哥哥幾乎是在公職道上邁開大步往前衝的,甚至還比自己早兩年便當上了某個決策部門的主管。亦正因他是主管,湊巧這個部門被揭發有貪污舞弊的可能,哥哥當然首當其衝。這場官司長達一年半有多,期間牽涉到不少本地及內地政商界人士,但就是沒有任何牽扯到老黃身上,有多少個人格證人,又或者要寫任何求情信,哥哥都沒有聯絡過老黃……

 這天是審訊最後的日子,下午便會公布裁決。老黃沒有到現場旁聽,他側聞連當年那位中學校長都有出席當人格證人,因為是高官受審,現場旁聽的傳媒也很多,相信只要有一宣判,網絡上自然很快會有消息。

 這個下午老黃取消所有會議,他坐在辦公室內,遊走於幾個主要的新聞平台……他在想,無論如何,稍後總得找個機會約哥哥出來一聚,然後他發現的電話通訊錄裡面,原來沒有哥哥的電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