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樂者園地)舒伯特的交響曲 樂飛

 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828)共寫了多少首交響曲?這問題常引起爭議。當今被確認的只有八首,編號卻至第九,皆因第七號(D729)只存四樂章的草稿,作者尚未進行配器,雖然後世學者把其完成並演奏(Felix Weingartner於一九三四年配器的屬較著名版本),但一直未受重視。同樣未完成的第八號,作者親自進行了頭兩樂章的配器後,便束之高閣。為何舒伯特沒有完成其後部分?已不能考究,大概碰巧靈感枯竭,難以繼續,或因忙於其他作品而暫時擱下,但很多人認為,作者完成此兩樂章後,認為作品已臻完美,無需再畫蛇添足,加上多餘的音符。這解釋被視為較可靠,因為在一八二三年九月,舒伯特將這兩個完整的樂章手稿交給樂譜出版商,並說明那是具有非凡價值的音樂。

 被後世題為《未完成》的第八號交響曲,是舒伯特二十五歲時(一八二二年)寫成的作品,但直到他逝世後的一八六五年,此作樂譜才被發現並首次公演。樂界普遍認為,此曲嚴格來說雖有形式上的缺失,但兩樂章樂念連貫,首尾呼應,至結束雖有意猶未盡之感,但在形式上及情感處理上已屬渾然天成之作。總之,《未完成》今天廣受推崇,被譽為舒伯特交響曲中最偉大的作品。

 很多學者更認為,《未完成》是開拓浪漫派音樂的里程碑,它以接近簡約的形式抒發作者的內心矛盾,整部交響曲旋律豐富,雖然瀰漫憂傷情緒,但曲式透明純淨,在清新平和的樂句中蘊含內在的情感衝突,體現出深刻的修養與高貴的情愫,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聽未完成交響曲時,筆者強烈感受到舒伯特對自身命運的一份思考,他在完成兩樂章後擱筆,有如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前,他努力不懈,尋求藝術路向,他追求幸福,渴求愛情,但一切都是徒然,陪伴他的只有茫然和惆悵,直至短暫一生的終結。他的勤奮未獲得回報,一切都沒有答案,這部作品之所以耐人尋味,也許基於此。

 很喜愛辛諾波里(Giuseppe Sinopoli 1946-2001)指揮愛樂管弦樂團演奏的《未完成》(一九八零年代錄音),他的處理非常理智冷靜,線條清晰透明,樂句波瀾不驚,卻飽含深刻情感,頗啟發聽者的想像力。這位因心臟病發猝死台上的指揮家,在事業上可謂壯志未酬,留下「未完成」的遺憾。

 另一推薦版本是克里普斯(Josef Krips 1902-1974)指揮維也納愛樂的一九六九年錄音,演繹嚴謹工整,造型典雅端莊。同片還收錄了一九五八年聯同倫敦交響樂團演繹的舒伯特《第九交響曲》,這部作品因其篇幅特長(以當時一般交響曲來說)而被後世題為《偉大》,其手稿在舒伯特逝世後十年才被發現,並於翌年由曼德爾頌指揮首演。舒曼對此曲讚賞有加,認為「有如置身於天堂般偉大,將會成為一部經典作品」。

 上述兩部舒伯特後期交響曲無疑較著名,但欣賞時卻肩負著一股沉重感,不妨聽些早期作品調劑一下,例如他的《第五交響曲》,便帶來一點輕鬆愉悅的青春氣息。此作處處展露春光明媚的美態,旋律優雅溫馨,弦樂有如微風吹拂,又像涓涓細流,無休止地穿越綠野、山林;木管像鳥鳴,又像幽谷回音,與弦樂交織出純美抒情的圖畫,仿如孩童彩筆下的世界。極力推介畢勤(Sir Thomas Beecham 1879-1961)指揮皇家愛樂管弦樂團演繹於一九五零年代的舒伯特的第三、五及六號交響曲,演奏樸實無華,讓人感覺舒暢自然,是一張不可多得的唱片。

 除以上介紹,也推薦以下兩套舒伯特交響曲全集,分別是貝姆(Karl Böhm 1894-1981)及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1989)指揮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錄音,兩位大師把舒伯特早期作品演繹得典雅流麗,朝氣勃勃,又讓晚期作品表達出細膩的樂念及情感,體現深刻的思想性。兩套唱片母帶製作於一九六零至一九七零年代,拜優秀的錄音所賜,樂團音響重現堪稱巨細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