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皇陵看北宋的背影

 【新華社鄭州九月十五日電】(記者王丁、桂娟、雙瑞)如果不是指示牌上「宋陵」兩個字,初次來訪的人們很難相信,河南鞏義這片尋常農田,就是北宋皇室成員長眠之所。

 散落在田間的墳冢長滿荒草,莊稼湮沒了莊嚴肅穆的神道。放眼望去,是勞作的農人、嬉戲的孩子、往來穿梭的車輛……只有整齊排列的高大石像生,在蒼涼的天地間訴說著一個王朝曾經的繁華舊夢。

 陵區在邙山腳下。俗諺說:「生在蘇杭,葬在北邙。」邙山作為黃河與支流洛河交匯處的分水嶺,水低土厚,自古以來被視為風水寶地。從東周時期起,史上幾十位帝王選擇魂歸此處,形成規模龐大的邙山陵墓群。

 鞏義市文物管理所原所長席彥召說,北宋皇陵的選址與其開國皇帝趙匡胤的遷都夙願有關。由於開封四周一馬平川,無險可守,於是,趙匡胤動了遷都洛陽的念頭,但卻遭到群臣反對,其弟趙光義稱:「安天下者,在德不在險。」趙匡胤並未放棄遷都想法,先將陵墓選在了離洛陽更近的鞏義,以便遷都後祭掃。

 除了被金兵俘虜去的徽、欽二帝,北宋其餘七個皇帝和趙匡胤的父親都葬在這裡,號稱「七帝八陵」,加上后妃和宗室親王,以及寇準、包拯、趙普等功臣名將,這片北宋皇陵區集中了上千座陵墓。

 荒涼破敗的宋陵,勾起拜謁者對那個遠去時代的追憶:《清明上河圖》的市井繁華,《西園雅集》中的文人雅趣,宋詞的淺斟低唱,茶事的登峰造極,五大名窯的美美與共……

 「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認為,兩宋文明到達的高度為後世傾慕、嚮往。

 的確,宋朝的經濟十分繁榮。翻開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就像走進了北宋都城活色生香的日常生活。其寄託自己對故土風物思念之情的筆記,成了後世一窺宋朝經濟繁榮的鏡子,書中記述了三百多種美食,通宵不絕的夜市,「不以風雨寒暑」「日日如是」的勾欄瓦肆表演……

 廢除坊市分割,取銷宵禁,都市經濟發展,市民文化勃興……一些國際漢學家研究認為,宋朝時的中國,是世界上城市化水平最高的社會;在世俗文化興盛的同時,文人雅士的修養和美學趣味達到了新的高度,今天人們所追求的藝術精神,很多可以從那裡找到源頭。

 「焚香、點茶、插花、掛畫」,風靡一時的宋人四閒雅事,皆從日常生活細節中提煉。這種注重儀式感和自我滿足的生活美學,在快節奏的今天為人們懷戀和傚法。

 今日的開封文化客廳,就是一個展示和傳承故都傳統文化記憶的地方,其點茶表演吸引了許多市民、遊客。作為宋朝的主要飲茶方式,點茶充滿儀式感和觀賞性,先將研磨好的茶末用少量開水調勻成茶膏,然後一邊加水一邊用茶匙擊拂,直到盞面產生白沫。這時,宋代詩詞中大量提到的「分茶」技藝出現了:用茶匙撥弄,使茶湯表面幻化出文字或花鳥蟲魚的圖案……

 這種表演,在注重審美享受的宋代備受推崇,陸游詩云「晴窗細乳戲分茶」。今天,茶藝師單單分出一個「茶」字,就引來滿堂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