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言)張愛玲與彭于晏 徐薏

    本月月底便是近代知名女作家張愛玲一百歲生忌的日子,作為華人性近現代小說女作家的代表人物,張愛玲除了具有相當的才華,她得天獨厚的身世家境,自然造就了出眾的成就。張愛玲的小說好看不止於她的文化造詣,還有她那個時代的獨特性,那個正值舊社會與新時代的交替,結合了戰亂以及多重文化交融的世代,十二歲的她寫出一篇相當具有水平的小說作品,當中故事主人翁的形象有着她母親以及自身的投射影子,她亦很擅於將她那個時代故事寫出來,讓我們可以從小說及散文中,窺見一個獨特時代的個性。

    香港導演許鞍華最近執導的電影《第一爐香》,也正是改編自張愛玲一九四三年的成名作《沉香屑‧第一爐香》,這是許鞍華繼《傾城之戀》及《半生緣》後,第三部改編自張愛玲小說的電影作品。在看到完整的作品之前,坊間不少人對今次電影選角相當有意見,男主角喬琪喬今次選擇由彭于晏主演,女主角則由《七月與安生》一劇中嶄露頭角的馬思純擔演。當中男主角喬琪喬這個角色設定是一名混血兒,由於書中形容他是:「連嘴唇都是蒼白的,和石膏像一般。」令到坊間的「彭太太」亦覺得彭于晏陽光氣息有餘,到底如何駕馭這個公子哥兒角色?

    再者不少人會將今次彭于晏的電影版本,與多年前TVB改拍的《儂本多情》中,張國榮飾演的角色基本上是出自小說中的同一人,然而兩者要相提並論多少有點不公平。張國榮可以說是演公子哥兒的不二人選,但彭于晏作為一名演員,絕對不應以他的外型來局限其角色,作為演員,更多不同的挑戰,反過來可以讓演員在演技上有更高的提升,更多可發展的空間,或者可以在這個值得紀念的年分和日子,給予影迷更多新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