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荷集)真正的活着 尤敏

 現在我正努力學習有紀律的生活。

 一早靈修,再去運動,午餐,回公司打點一切,再加上一星期學跳舞一次,日子已很夠充實;身體雖然一身長期病,但我已習以為常,完全接受自己的狀況,也盡力配合醫生和營養師的要求,還有健身教練的要求,我一下子就回到一百零八磅,就是我昔日最正常的體重。除了週日,我每天都起碼要運動兩至三個小時,所以我不期然就變得更早睡,也自然更早起。

 最近覆診,醫生見我脫胎換骨,看得出他很安慰,也開始減少一些藥物。他說長期病患者減藥要一步一步來,不可能馬上完全放棄藥物,但看見我重新振作,他也興奮起來。我多謝神讓我總是在山頂醫院遇上好的醫生,減少我們的經濟負擔;醫生說:「你還去學跳拉丁舞,真是不得了。」其實連老K也不知道,我年輕時學過現代舞,又玩過breakdance,hip hop,最迷失的時候還晚晚酺Disco,由凌晨十二時跳到關門,完全不用休息。年輕時考到好的大學,但家人也不讓我去,只能留在澳門;但澳門的大學真的不適合我,所以那段日子真的很迷失。然而我沒想過,當病情戲劇性地有大突破之時,我走去健身,遇上一位非常專業又有耐性與堅持的教練,我跳舞的細胞馬上出來了,即使有多累,我都一定每日抽出時間去運動,練習現代舞;現在更搵來跳舞老師教我正宗拉丁和森巴。如果說寫作是天生的,那跳舞更是與生俱來。可惜童年時有機會學跳芭蕾舞,但老媽覺得學業至為重要,所以我不像現代的小孩子那麼幸福,想學甚麼父母都支持。不過上天彷佛特別照顧我,人到中年才再次重踏臺板,反而跳得更好更有深度。多謝大家,你們的支持和關懷,我統統都收到了,我餘下的人生,已決定統統奉獻給上天。

 現在我在真真正正享受人生,雖然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足夠就好了。我不恨住豪宅,開名牌跑車,那些都不過是過眼雲煙,死了也帶不走;但若我仍有一絲氣力,我想用舞蹈Crossover即興藝術,將我的前半生,展現在人前,去鼓勵那些同樣失落的人。現在我仍努力練習,過慢活的日子,時候到了,我們就可以面對面,請耐心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