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沉默是我們唯一的藥引   鳴弦

「生活原來需要多一點調味/才能每天螺旋式地做夢/在平衡木上前進的愛情/隨時會有滑落的準備/面對瘋狂的真實/與傳染的假設/沉默是我們唯一的藥引」

要說曾經最令我有遐想的葡萄酒,我會很自然想起Chablis,它是位於法國布根地最北面,被稱為「黃金大門」的知名產區。

想像空間也源於自己習慣上少喝白葡萄酒,加上其遠古化石沉積而成的盆地風土,常聽說有礦石香氣,甚至有海潮的味道。雖然稍為令人費解,我亦無法準確說明,但純淨的核果類氣息,如桃的香氣,結合餘韻中的礦物感,確實能夠予人一種沉浸在寧願之海的靜謐感覺。其他還有檸檬皮、蘋果酸、香草,入口微辛。

現在常聽說葡萄酒界推崇自然法,這次喝到的Laroche 酒莊卻讓我更為佩服。他們在理念上認為:植物本身的平衡就有助於減少不必要的人為治療,它們自然會對疾病和蟲害產生抵抗力。不僅於此,他們除了在田園上進行生態學的思考外,連釀酒過程中也維持着一致的原則,儘量降低能源的消耗,甚至回收雨水來使用。「我們必須讓大自然自由地發聲」是他們的主要精神,但別以為尊重傳統就是落後的表現,他們在技術上也相當前衛,是第一家使用螺旋瓶蓋的法國大型酒莊。

人類在大自然下是卑微的,若然不珍惜其偉大和奧秘,卻只留心那些日常生活中的閒言與風聲,甘願作為流行病的傳播媒介,自信那些如猛藥的慾望和壓抑不會傷及自身,最終就只能等待放棄治療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