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清甜)寫信  初航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人生只夠愛一個人

無論何時讀木心的詩歌《從前慢》,心都會變得如雲朵般柔軟。喜歡木心先生,喜歡先生他那優美卻深刻,溫暖又天真的文風。

身處在這心浮氣躁快節奏的社會,我懷念往時那慢悠悠的生活。懷念那些用書信交流的歲月。是啊!在這信息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大家都逐漸淡忘了寫信這種方式,這種曾被人們稱為「最溫柔的藝術」信息傳遞方式。

你已經有多少年沒有給別人寫過信了。我始終相信當我們逐行逐字在信紙上寫下情感時,收信的那個人肯定也能感受到我們文字傳達出來的溫暖。因為「字如其人」,當你看到信中或急或緩的筆鋒,或濃或淡的筆墨,或凌亂或整潔的紙面……無不在向你透露寫信人的情緒。或許這才有了「見字如面」書信常用的開頭語。

現代通信方式雖然方便快捷,卻也剝奪了我們許多美好的體驗。我們也很難再感受到那種等待回信時既焦急又美妙的心情了。不少人認為寫信早已過時,我卻覺得寫信是一種不一樣的體驗,紙張和墨水裏所蘊含的情感是電子設備替代不了。書信可以帶你穿越時空,讓你瞬間淪陷在回憶裏,讓你想起那些你曾以為再也不會想起的往事。記憶深處那裏有童年,有青春,有着回不去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