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桃花源」 濠江 李煒垣

 「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多麼和諧的社會,這即是陶淵明心中的桃花源,精神的寄託!每個人都有精神嚮往的世界,而真正支撐自己的精神支柱在哪?

 直到我再次像往常之時走著同樣回家的路時,我尋得答案。我的「桃花源」,是如此的簡單。

 在這片「桃花源」裡,整個世界呈三色,黑、白、灰。無聊之時,便到這裡看看。這裡存放著我的思念與回憶,它是沒有形狀和顏色的。我把過往的一切都存放於此。這世界裡只有我一人,我就坐在這片白色空間上,看著零維的點組成一維的線,而後組成二維的面,再組成三維的體。我為何稱之為「桃花源」?是因為這是我的空間,在這裡我是自由的,沒有任何的拘束。這就是我的「桃花源」。我往往想要的就是如此的簡單,但是想得到又談何容易?我享受在這裡帶給我的快樂,不是現實中的遊戲能所帶來的。萬籟俱寂。這是唯一放空我自身思想的空間,時間在此流淌著。

 在這片世界,我沉默著,思考著一切。當然,這個空間不是一直如此,它是會隨著我而改變的。我不斷地思考,思考著我的過去、現在、未來。當我沉浸在這種狀態,有一個明顯的表現就是很沉默,比平時沉默得多。我自己都感覺驚異,而變化過程中,是感覺到自己的某些東西很自然地放下,這種感覺,是不能用語言描述出來的,只有切身體會過的才知道。

 在空間的中心,我不斷地提出疑問,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這一切,又有什麼值得我去追尋?我如何走過我的一生?我真的要去這樣做嗎?此時在空間中心的自己,顯得孤獨、寂寞,現實中,我是如此嗎?

 我不斷地詢問自己,說是詢問,更像是審問。我就在此思考著,思考著這些問題,給出了第一個答案後,便開始思考這個答案是正確的嗎?思考過後又否定。就這樣不斷地循環下去,彷彿永遠也找不到了。這些問題,不同階段的我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唯有真到老了那時候,縱觀我的過往,才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吧。那我現在思考又有什麼意義呢?為什麼不到以後再思考?因為我是那種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的人。「或許這就是人吧。」我是這樣想的,「畢竟今天不思考,還等著明天嗎?」

 關於孤獨、寂寞的問題:

 「寂寞的人,不是從眼睛裡看出來的,是從靈魂深處看出來的」,寂寞的人可以上一秒還是捧腹大笑,而下一秒就是冷淡沉默的表情。對於我而言,孤獨的人不會讓身邊的人感到孤獨,而寂寞的人不會讓身邊的人感到寂寞。忙於安慰別人,但到最後卻無人安慰自己。這是我給我自己到現在為止的答復。

 我想我永遠也給不了我一個準確的答復。

 思考了許久,空間也黯淡下來。由一開始的白色逐漸化為黑色,一切都無所謂了,在這黑白空間中,我想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當我從這種狀態抽離出來回到現實,整個人會很累,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脫離了這種狀態的我,面無表情,毫無感情色彩,猶如行屍走肉。我再次從現實俯瞰著大地,眼中的一切都毫無意義,所有終究會過去,也會忘記。終於,在那一刻,我變了……

 在宇宙中我微不足道,但這一剎那!這一瞬間!是多麼的獨特!即是我人生中的永恆!在此之前,我是一個極其念舊的人,現在的我懂得了放下,這是思想、精神、觀念上的改變,是一個質變!

 有時候我也跟別人一樣,覺得自己在這個階段想太多事了,毫無用處。對於我思考的這些問題,也有人會說,答案千千萬萬,你與其在此空想,不如做好當下!我無法反駁,但這裡是我的「桃花源」!我怎可能捨去。即使無用,但我需要,就夠了。且這些問題是我個人的,思考也是我個人的,我想做,也願做。我其中一個信念就是:我必需尋找屬於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