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不成王——阿城《棋王》讀後感 培正 盧詠珈

 《棋王》給我最大的感觸,是「為棋不為生」一句,帶來的後續思考。

 老頭兒說「為棋不為生」,不能把棋道作生道,不然會敗壞棋道;理由是,我們可以擺佈棋子,卻不能擺佈天下事,因為我們並非全知全能。

 也就是,因為棋道與生道不同,所以棋道不能作生道;這不同,來自我們在兩者可知、可預算、可控性上的不同。

 一開始看到「為棋不為生」一句,我有種反射性的不適。我是個精神上的理想主義,我「希望」相信,愛好能成為飯碗,成為畢生的奮鬥,但在我的實際選擇上,從來不敢奢望這會實現,於是越行越遠。一時見著這句,總有種被揭醜之感。

 但支撐這句話的理由,又讓我頓覺新奇:以興趣作世俗生活,是不可行的,因為不可控因素太多,會讓興趣變質、甚至無法延續;反之,興趣獨立在世俗生活外時,就如可一眼覽盡的棋局,可控性大上許多,自然也更能延續。

 這比起一般對這議題的說辭,清晰了不少。

 但小說中亦提到,「拼命想活著,最後都神經了,後來好了,可接著怎麼生活呢?」側面說明了另一件事:興趣與生活,必須並存,否則人會保持「活著」的狀態,卻失去「活著的方法」。

 我們都會說,不能活得沒有「興趣」、沒有靈魂;但,我們又能不能放棄「生活」呢?

 我們總想不世俗、想不食人間煙火地過日子,但要活著,就得吃飯、就得世俗。我們都活在世俗裡。而活著很重要,活著太重要了。

 但,回歸到最原點,如果就是「並存」這麼簡單,這就不會成為我整個初中裡的最大困擾:生活,可是會吞人的。

 王一生吃東西的神態,為何會給人留下如此深的印象,為何會堅持「吃」與「饞」之間的楚河漢界,正是因為,他竭盡全力,按最低的要求過日子,省下資源、集中精力,去對抗家庭的清貧、工作的辛勞、旁人的嘲弄。他說「只要還有腦子,我就還能下棋」,他「死頂」著,不讓生活,把棋藝從他身邊帶走。

 他拋棄了「生活」,所以,他是棋王。

 是的,身在世俗,我們得割捨太多,才能做到心在桃源。

 回歸自身,的確,我厭惡生活帶給我的一切困擾。嘿,誰不想做到絕對專注,能一往無前地實現目標呢?

 但,若是說是否要因此放棄生活,我的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要認了自己就是普通人也好,要認了這一輩子都這樣不上不下,注定走不到最高也好,在這樣的選擇前,我還是會妥協;因為啊,對我來說,家人、朋友,珍愛的人、事、物,這個世界,無論如何,還是很重要。

 生活很重要,生活太重要了。

 也許這就是,常人難以成王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