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窗一扇)燈塔下再建高樓  阮玉笑

 月初,工務局公示了羅理基博士大馬路一三四路段的規劃條件圖草案,建議該住宅項目的樓宇最大許可高度為海拔九十米。有關地段位處松山腳,消息一出即引來社會的關注和憂慮,擔心東望洋燈塔景觀再受破壞。被議員追問的工務運輸司司長羅立文則表示,該地段側的一三五已建成實沒有辦法,而對於一三四,政府肯定會遵守燈塔周邊限高批示,「我諗大家都知道,呢個唔係秘密,澳門地產商係畀政府一個好大的壓力……佢哋要起到盡,呢個係一個澳門嘅特色。」可以預期,「依法施政」的特區政府很大可能會作出批准。基於十多年前的護塔行動,政府於二零零八年頒布的行政長官批示,羅理基博士大馬路的建築物限高九十米。

 一三六地段、一三五地段是高樓已是既成事實,一旦一三四地段落成,東望洋燈塔被一片高牆圍堵,即使燈塔仍能在頭頂發光,但要在遙遠的那方才能看見,松山腳下再也望不見燈塔,試問景觀破壞如此,澳門人能不心痛嗎?可惜一句合法,市民眾多的反對和不滿,又能起甚麼作用?

 澳門東望洋燈塔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高樓爭議亦引發思考文化遺產管理的難題。在每一個社會,遺產的重要性都在與日俱增,過去半個世紀,遺產的範圍也大大擴展。在過去,遺產大多是一些單獨的古跡和建築,通常被孤立對待,與周圍的景觀沒有特別聯繫。今天,人們普遍認識到,遺產所在的整個環境都會受到遺產本身與人類互動的影響,因此遺產所處的環境也可以被視為遺產。遺產概念的拓展不可避免地導致可以被視為遺產的建築和場所類型的大幅度擴展。基於遺產場所並非孤立存在這一認識,遺產的周邊環境也不應當被看作是單純的物理背景,還應當被視為一系列社會、經濟和環境威脅與機會。在這些周邊環境中發生的事可能對遺產場所及其意義產生影響。這意味着遺產管理體制及所有參與者都必須有能力影響在這些地方所發生的決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出,環境的改變或許不可避免,但卻不應當破壞遺產場所的價值。地段建高樓合乎澳門的法律,但能向國際社會交代嗎?◇   (逢週二見報,歡迎回應hataruan@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