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宵過客)自我鑒定  四月木

好友因為疫情中突出的表現被他們醫院評選為「優秀黨員」,需要自己寫一份自我鑒定呈報上級。她寫了一篇交了上去,結果有關領導看完後婉轉地提醒她不夠深刻。於是她想到了我,對我拍了一通馬屁,甚麼文采斐然、才華橫溢、樂於助人之類的,完全忘記了她平時譏諷我被資本主義腐蝕時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沒辦法,誰叫她和我從小一起長大,誰又叫我就是這麼樂於助人呢?只能硬着頭皮答應了。

好久沒有接觸這種「黨性」很強的文字了,我一邊寫一邊想起我的入團申請書,當時悟性低,不能很好地體會「組織」的精神,洋洋灑灑自寫了幾頁,結果被老師批評抓不住重點,要我重寫,還建議我向班幹部請教,當時我一直不明白哪裏有問題,直到後來被別人提點,審批通過之後仍是一頭霧水。          

但是今天幫好友寫這篇自我鑒定時我心中大致明白,應該交出一份怎樣的東西。還記得之前在內地有一份工作是做文秘。公司的性質和政府有點關係,老闆是半個政界人士,辦公室請了一位從政府部分退休的老同志,專門幫老闆撰寫各種會議記錄、報告。後來老闆有意培養我,讓我向那位老同志學習,我寫出來的文字都要經過他的修改和補充,時間一長,我亦有了一點心得,那些報告也好,好友的自我鑒定也好,其實有異曲同工之處,有着專有的形式和內容。在資本主義浸泡這麼多年的我,還可以寫出這樣的內容,看來本人一點也沒有被資本主義的糖衣炮彈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