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荷集)很多故事的人  尤敏

 我的確是一個有很多故事可以說的人。

 我的人生從三歲有記憶開始,就已經上過刀山落過油鍋,成長的歷程痛苦比快樂要多。家中物質豐盛,也不代表你會很幸福無憂無慮地過日子。

 今年四十有九了,那天我去整理頭髮時,請髮型師幫我的髮型搞得刺激一點,我就知我真實的自己終於從谷底彈回山腰;對,只能是山腰。要再上高峰,爬過萬重山,相信還需要一段時間。髮型師是一位約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他知道我年齡後呆望了一陣子,口裏念念碎碎說我真的不像,一點也不像,我差點想跟他說我其實可以做得你阿媽。只是我遺傳了母親的「孩子臉」(baby face),臉上也沒甚麼「火車軌」,只有像卡通片「小甜甜」的雀斑,衣著又隨便,所以才讓別人總以為我還很年輕。

 最近收拾一些舊物,翻看中學時代的照片,人生真是如箭飛逝。我就想,作為一個長期病患者,我還可以做些甚麼?主診醫生常說,你還不至於死這麼嚴重,別太輕言放棄,人生還有很多個可能。醫生已六十多歲,是我們紅男兒女的校友,這話由他說出來,特別真誠,又有親切感。他說運動,一定要運動,以及排出一個像留醫時的健康時間表,那麼你就會更好,時候到了,藥物可以再減少一點。我嘗試很多次都失望,直到我絕望到從心底裏呼喚上主救我。從那天起,我真的再沒有二十四小時都無神無氣,我甚至開始可以出去學醫生教我的玩大踏步,不能跑就去操兵。一二三四,一二三四,果然大大的肚腩也開始減了。病和死真的不可怕,最可怕是自我放棄,執迷不悟,自憐自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