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室雜誌)鬼玩藝  貓叔叔

四月二十六日。廸倫,今天爸媽和你在新竹參觀幼稚園,你和其他小朋友玩彩虹傘遊戲。

四月二十七日。遊新竹交通大學。我們從北大門進入校園,道路兩旁種植了榕樹和槭樹,濃蔭夾道。我們在樹陰下行走來到思園春曉,這裏有茂林修竹,噴泉游魚景觀。廸倫,你忽地用國語問池塘裏的魚兒:「有甚麼幫忙嗎?」哈!你真是可愛。之後我們進入了浩然圖書資訊中心。午後到台中高美濕地。我們在高美野生動物保護區「看到大自然最美的一面,聆聽大自然傳達的信息,體會大自然生命的智慧。」那裏的高美燈塔、高美海堤、高美濕地景觀木棧道,都很好玩。可是,爸媽找不到這裏的「越戰美軍備戰油管」。

四月二十八日。我們在台中市立港區藝術中心看西洋畫。廸倫,藝術中心剛好展出某小學美術藝才班的畢業美展。主題是「鬼玩藝」。在小朋友的心中,鬼又可愛又可怕。這些小學生分別用水彩,素描、彩墨、版畫、圖案設計、雕刻,以及各種媒體素林,創作出他們心中「鬼」的形象。廸倫,你投入地欣賞這些「鬼」作品,可見這些鬼只有可愛,並不可怕呢!說談起「鬼」,爸爸也想到朱自淸《話中有鬼》一文,朱自清說:「不管我們相信有鬼或無鬼,我們的話裏免不了有鬼。我們話裏不但有鬼,並且鑄造了鬼的性格,描畫了鬼的形態,賦予了鬼的才智。憑我們的話,鬼是有的,並且是活的。這個來歷很多,也很古老,我們有的是鬼傳說,鬼藝術,鬼文學。但是一句話,我們照自己的樣子創出了鬼,正如宗教家的上帝照他自己的樣子創出了人一般。鬼是人的化身,人的影子。我們討厭這影子,有時可也喜歡這影子。正因為是自己的化身,才能說得活靈活現的,才會老掛在嘴邊兒上。」好了!廸倫,我們要走了,或許我們將來會欣賞到這所學校以天使作為主題的藝術作品。爸爸記寫。台灣Hip Seat日記(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