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路心語)求諸己,不求抄 思正

 最近,想幫一位同學投稿,他的文章寫得有理有據,有聲有色。在課堂上,我還讓他把文章讀給同學聽。等把文章修改完畢,我隨口多問了一句,有沒有哪些語句是摘錄別人的?他回了一句「頭尾」,之後是一個「掩面而哭」的表情。幸虧多問了這一句,於是讓他重改首尾兩段,這才放心地投出去。

 其實,在寫作指導前,我已經多次強調,寫作應該言必己出,絕對不能抄襲。我還半開玩笑地說,這次材料作文,我已經在網上看了不少範文,請大家不要以抄襲來試探我?同學聽了,會心一笑。誰知還是有人把它全當玩笑,照抄不誤,以為能夠僥倖過關,卻不知紙是掩不住抄的,每一句精美的話,都可能成為呈堂證供。或許,因為這一次是初學議論文寫作,學生隨手在網上摘警句,搬事例,以為就是參考借鑒,其實是誤將「引用」作「盜用」。不得不說的是,現在上網查找資料越來越方便了,但這也無形中滋長了學生不勞而獲的心理。

 之後,在編輯萌芽文學報「抗疫」專刊時,我又發現了類似個案。投稿文章都是老師們精挑細選出來的,本來質量應該有所保障。可是,一位同學幾乎全文抄襲,於是我只好將原文鏈接發給指導老師,將其取消入選資格。另有一位同學本來寫得不錯,可是有一兩段涉嫌抄襲。而老師也在投稿前問他有否抄襲,他說沒有,老師也就信了,沒去查證。看來,就算上了中學,誠信教育這門課還是不能落下的,不然,日後必定習非成是。

 君子寫作,取之有道。別人的文字再漂亮也不是自己的,假面具終究代替不了真面孔。抄襲之不可取,正如假冒偽劣產品之不可賣。聰明的人應該懂得來料加工,然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產品,若是引用名言,總要註明出處,以示尊重。不過名言引用,也應適可而止。我見有的同學喜歡在作文中大量援引名言,這就如同做了一件綴滿花邊的衣服,最後穿不得,只好拿去演戲了。而在同題作文中,流行金句最容易被濫用,就如抗疫作文,「哪有甚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罷了」這句話被穿插著用,改造著用,就連我自己也曾用過,當時覺得新鮮時髦,現在見得多了,也就覺得俗了。

 抄襲與引用,只有一線之差;抄襲與化用,容易糾纏不清。與其在小處模仿,不如在大處借鑒,這對於提升同學的寫作能力多少是有幫助的。不過,要是參加作文比賽,一味地模仿往屆獲獎作品,迎合評委喜好,那最後可能會適得其反。譬如寫讀後感,有同學採用題記加小標題的結構模式,結果拿到冠軍,別的同學見了,競相模仿,可是很快就會遭人詬病。又如,有同學善於將讀和感進行交替敘述,兼用第二人稱抒情,最後獲得冠軍,別的同學見了,心摹手追,可是很快就會落入窠臼。誠然,評委偏愛創新之作,但鮮花與掌聲永遠是屬於第一個創新的人,模仿的人就算寫得再好,也免不了要被打上「高仿」的印記,惹上「撞衫」的麻煩。因此,在練習寫作的過程中,模仿佳作的立意構思、結構形式或是語言風格……,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不過等到真正拿出作品來參賽時,若想脫穎而出,那就還是要走T台,秀時裝,拼獨創。

 不久前,看了全澳學生讀後感征文比賽的獲獎作品,也看了評委感言,受到不少啟發。該次比賽的主題是「我的故鄉情」,獲得初中組冠軍的同學表示「不愛說假話」,說自己沒有「人們口中所謂的故鄉的情誼」,卻能在文中做到自圓其說且有說服力。獲得高中組冠軍的同學坦言曾對澳門有「好些不耐煩」,後來在天鴿事件中發現小城之美,之後筆鋒一轉,結合生活中的看客現象,理性地論述了「對故鄉的感情可以濃烈,但不能盲目」的觀點。這兩篇作品最可貴的地方是能在主觀感受中融入客觀分析,獨立思考,而不人云亦云。而據評委所言,大多數人出現的問題是,選書過度參考,或是陷入無病呻吟式的抒情,甚至兩篇高中作品本有機會進入三甲,後來因評審發現是抄襲的而被否決。

 由此可見,無論是立意謀篇,還是遣詞造句,寫作還是要求諸己,不求抄。在中國新文學運動時期,胡適曾在《文學改良芻議》提出文學改良須從「八事」入手:「須言之有物」「不摹仿古人」「須講求文法」「不作無病之呻吟」「務去濫調套語」「不用典」「不講對仗」「不避俗字俗語」。這八不主義放在今天,還是頗有現實意義的。雖然這條花邊有過度引用之嫌,但我還是想貼出來,以此自勵,兼以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