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雁物語)丹麥人  譚美

丹麥人愛直話直說,崇尚自由平等。國家有條非正式的法律譴責一切自視高人一等的思想,管你是銀行家或是清道夫都一律平等。俗世人會對上級或陌生人採用敬語,但丹麥人不喜如此拘謹的說話方式,任何地位的人也是平等,哪怕見到咱們的習主席,都是直呼「喂,阿平」。

丹麥位處北歐,離我們十萬八千里,因一個病毒與我們結下樑子,只緣國民出外旅遊無遠弗屆;病毒無眼,管你張三還是李四,怪你沒管好自身之衛生防護。病毒沿地球自轉一周又返回原點……被「光顧」的國家有冤無路訴,丹麥人就有話直說,有畫就直畫,直把五粒病毒畫到莊嚴的國旗上。當人享受自由時但影響和損害別人的日常和尊嚴就需付出代價。

自法國大革命到孫中山的武昌起義,抛頭顱灑熱血為的就是這「自由」二字,世人窮畢生之力去爭取自由,得到的亦未必盡然相同,自由也得配合國家的治國理念啊!丹麥人真幸運,他們享有的自由是為人所接納的一種。

丹麥除卻自由,還是世上號稱最快樂的國家之一。這地方的人總是面露笑容,朝氣勃勃。富有比不上挪威;健康比不上瑞典;教育比不上芬蘭⋯⋯福利、科技、勞動力、醫療、政治、教育,和鄰居相比,真的算不上最好最理想,它憑甚麼快樂?原來就是「懂得知足常樂」。◇  sihooppa318@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