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投石壕村 雒應良 何娟

 薄暮時分,記者沿著當年古道,走進了石壕村。這座千年古村落位於河南省三門峽市陜州區觀音堂鎮,南北兩座山,東西一條溝。

 石壕村是崤函古道的必經之路,連接洛陽和關中一帶。公元759年春,杜甫在戰亂中從洛陽西行至陜州,暮投一老翁家,遇鄉吏深夜捉人充軍,揮筆寫下千古名篇《石壕吏》。

 據當地文史專家考證,《石壕吏》中的情節就發生在崤函古道石壕段。雖然具體村莊已很難確證,但石壕村人普遍認為就是發生在他們村莊,村裡人對杜甫懷有特殊的親切感。

 往事越千年,崤函古道石壕段的車轍和馬蹄印依稀可見,但石壕村卻換了人間。

 沿著嶺前一條平整寬闊的道路,記者走進石壕村村民梁建民家。女主人秦青花正忙著張羅晚飯,農家美食擺滿了一桌,粉蒸槐花、粉蒸蘿蔔絲、五香醬牛肉、涼拌豆芽、烙餅、玉米渣粥……兩年前,他們從瓦窯溝半山坡的平房搬進這套易地扶貧房子,120平方米,三室兩廳。

 品著可口的農家飯菜,記者與梁建民夫婦打開了話匣子。58歲的梁建民因為2005年的一場車禍,下肢神經受損,左腿走路有點跛。「唉!肇事車輛逃逸,住院治療花了十幾萬元,掏空了全部家底,倒欠一屁股債。」

 梁建民有兩個孩子,帶著早亡弟弟的一個閨女,還有83歲的老母親。想起那段艱難的日子,秦青花躲在廚房門後偷偷撩起圍裙抹了把眼淚。「那年春節回家,兜裡只剩27元,還是靠親戚東湊西湊過了個年。」

 2016年,梁建民一家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有低保和殘疾補助。飯間,梁建民盤了盤今年的「收入賬」。「在村裡的幫扶下,我在鎮裡一家福利廠做保安,每月有2000元工資。青花在易地搬遷小區做保潔、幫助統計貧困戶信息,每月950元。兒子和兒媳在外地打工,家裡還種了3畝花椒、2畝柴胡,效益都不錯。」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高中文化的秦青花能背誦杜甫的一些名篇。「杜甫這句詩我背了那麼多年,沒想到黨的扶貧政策讓我圓了夢!」看著眼前這套窗明几淨的扶貧搬遷房子,秦青花滿面笑容。

 夜幕下的石壕村歷史與現實交織,續寫著時代的變遷。淡黃的路燈下,村裡修建的《石壕吏》碑刻清晰可見,與碑刻並列的「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遒勁有力,古今對照,讓人無比感慨。

 「當年杜甫描述的是官吏欺壓百姓,而現在我們的職責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站在碑刻前,當了25年石壕村黨支部書記的孟濤賢說:「這面墻就是一面鏡子,用來時刻提醒村幹部勿忘初心。」

 石壕村是觀音堂鎮最大的行政村,18個村民組,2342人。截至目前,石壕村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3戶120人,其中脫貧戶37戶111人,未脫貧戶6戶9人。

 對於未脫貧的這6戶,孟濤賢信心滿滿,「政府兜底保障政策齊全,貧困戶的勁頭很足,全村上下一條心,不愁啃不下最後這塊硬骨頭。」

 春末夏初的石壕村夜短晝長。次日,記者沿著暖陽下的古道告別石壕村。回眸古道邊連綿起伏的山嶺溝壕,但見滾滾麥浪由青泛黃,整塊連片的花椒樹青果簇簇,成熟上市可期。◇ (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