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想錄)濃淡皆是味  陳憍如

 民國著名高僧弘一法師,俗名李叔同,他的一生充滿傳奇,出家為僧前,曾是民國著名文藝家,留學日本,學習過西洋繪畫及音樂,亦精通詩詞、書法、篆刻,更是現代話劇的開創者之一。無論是李叔同或弘一法師,被傳頌的故事多不勝數,可謂近代中國佛教僧侶中,最為多人談論的人物之一。

 他所留下來的故事及話語,無論當中有多少是杜撰的成份,都表現了普遍人們對禪佛的想像。例如以下這一則故事。

 從藝術家轉化入佛的弘一大師,把佛道修行和藝術生活集合起來,更見出他的人生境界。有一天,名教育家夏丏尊先生前來拜訪,吃飯時,只見他吃一道鹹菜,夏先生不忍心的說:「難道你不嫌這鹹菜太鹹嗎?」

 弘一大師回答說:「鹹有鹹的味道!」

 過一會兒,弘一大師吃好後,手裏端著一杯開水,夏先生又皺皺眉頭道:「沒有茶葉嗎?怎麼每天都喝這平淡的開水?」

 弘一大師又笑一笑說:「開水雖淡,但淡也有淡的味道。」

 這是多麼有智慧的話,體現了佛家隨遇而安、活在當下的泰然自在。弘一法師皈依南山律宗,後由弟子追認為該宗十一世祖,弘一法師在世時,常勸導人念佛入淨土。以下介紹他所開示的《勸人聽鐘念佛文》。

 近有人新發明聽鐘念佛之法,至為奇妙。今略述其方法如下,修淨業者,幸試用之;並希以是廣為傳播焉。

 凡座鐘掛鐘行動之時,若細聽之,作叮噹叮噹之響(叮字響重,當字響輕)。即依此叮噹叮噹四字,設想作阿彌陀佛四字。或念六字佛者,以第一叮字為「南無」,第一當字為「阿彌」,第二叮字為「陀」,第二當字為「佛」。亦止用叮噹叮噹四字而成之也。又倘以其轉太速,而欲遲緩者。可加一倍,用叮噹叮噹叮噹叮噹八字,假想作阿彌陀佛四字,即是每一叮噹為一字也。或念六字佛者,以第一叮噹為「南無」,第二叮噹為「阿彌」,第三叮噹為「陀」,第四叮噹為「佛」也。所用之鐘,宜擇叮噹叮噹速度調勻者用之。又欲其音響輕微者,可以布類覆於其上。(如晝間欲其響大者,將布撤去。夜間欲其音響輕者,將布覆上。)

 初學念佛者若不持念珠記數,最易懈怠間斷。若以此鐘時常隨身,倘有間斷,一聞鐘響,即可警覺也。又在家念佛者,居室附近,不免喧鬧,若攝心念佛,殊為不易。今以此鐘置於身旁,用耳專聽鐘響,其他喧鬧之聲,自可不至擾亂其耳也。又聽鐘工夫能純熟者,則叮噹叮噹之響,即是阿彌陀佛之聲。鐘響佛聲,無二無別。鐘響則佛聲常現矣。

 普陀印光法師『覆永嘉論月律師函』云:「凡夫之心,不能無依,而娑婆耳根最利。聽自念佛之音亦親切。但初機未熟,久或昏沉,故聽鐘念之,最為有益也。」(摘自《弘一大師文集—修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