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的傳承   胡樹勇

 週末,一個喜歡音樂的文友在家中設宴邀請文友們一聚。

 主人夫妻倆都是本地因音樂結緣而組合成的家庭,而後相濡以沫,在一起已經生活幾十年。他們的兒子也從小繼承了父母的愛好,喜愛音樂,高中畢業,考取了西安音樂學院,成為一名專業音樂者。

 他們的家中有這個縣城家庭中極少有的三角鋼琴,那個時候,他家喬遷時把三角鋼琴搬進四樓的客廳一角,讓搬運工人費盡了周折,才安置好鋼琴。

 平日裡,每逢週末,夫妻倆心情好的時候,晚飯後,丈夫彈鋼琴,妻子獨唱,從黃昏到夜幕降臨,夫妻就這樣一首曲子一首歌地演唱下去。或者,兒子把自己的吉他拿出來,中間彈幾曲吉他。或者,兒子替換下父親,自己也去彈奏幾首鋼琴曲,一家人其樂融融,陶醉在音樂的世界裡。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裡,十分容易熏陶出新一代的音樂愛好者,並且一代一代的音樂愛好者水平越來越高,他們的兒子能夠考取西安音樂學院就是證明。

 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上大學的兒子從春節後一直都沒有去學校上學。我們到他們家後,兒子就從自己的臥室走出來,熱情地跟我們打招呼。父親就對他說,給大家彈奏幾首鋼琴曲。

 兒子滿口答應,而後非常自信地走到三角鋼琴前,坐在凳子上,伸了伸腰,打開琴蓋,雙手輕輕放在鍵盤上,開始了彈奏。他給我們先後彈了三首曲子,有莫扎特、貝多芬等的鋼琴曲,雖然是大二的學生,但已經彈得相當嫻熟了,這得益於他在未上大學前的家庭鋼琴訓練。

 過了一會,家裡又來了一位新客人,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姑娘。我認識這位姑娘,她曾經參加十年前我組織的本地首屆鋼琴音樂會,那時還是小女孩的她曾經參加那屆鋼琴音樂會,而且表現突出,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原來他是這家主人的姪女。

 與這位姑娘聊了幾句,詢問了她的一些情況。原來,這位姑娘一直保持著音樂的愛好,持之以恆地堅持鋼琴演奏,高中畢業後,順利考取了西安音樂學院,前兩年畢業後回到本地,進入教師行業,在本地一所高中擔任音樂教師。她給我們彈奏了三首內地通俗音樂曲,而不是西洋樂曲,比如鋼琴曲《瀏陽河》。她學習鋼琴的時間應該在本地學鋼琴人之中算很長的了,所以,看她彈琴的指法、手法以及身姿、表情,都十分得老道,簡直有點毫不在乎、應付為之的感覺,然而鋼琴流淌出來的音樂卻是美妙動聽的,這就叫人不得不服,這就是熟練、老道、精深的魅力,一個小地方幾十年難得出這樣一位鋼琴演奏音樂人才。

 但是我聽說這位姑娘還沒有成家。為此,我突然有那麼一點點傷感。

 我想,在一個小地方,一個人或者放大為一個家庭甚至一個家族,如果他們是音樂世家,一代一代培養教育出一代代音樂愛好者甚或是音樂家,那麼,這樣的追求在這樣的小地方到底有什麼意義?對於自身有什麼發展前途?和其他那些做實體經濟的人或者家庭甚或家族的人來說有什麼比較意義?

 許多時候,這樣的從小學習音樂、學習樂器的人,自我要從小到大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學習音樂,他們放棄了閒暇時間的玩樂,而要每天定時練習音樂演奏,同時家庭要為自己的音樂子女付出比一般人教育子女更多的時間和金錢。但到頭來,等到自己學音樂的子女長大學成,可能更多的人還是和那些學習平平的一般人一樣,從音樂學院回到自己的家鄉,從事一份非常一般的職業,而後找一位有可能是平庸的對象,一起生活,度過自己平凡的一生。

 這樣想來,一個在小地方愛好音樂,或者終身從事音樂教育事業的人,需要從最初都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他們在學習音樂的道路上,不能三心二意,一曝十寒,如果稍有松懈,就會半途而廢,學業無果。同時,他們還要有堅定的信念,不為人世間浮躁的為基本生活奔波所帶來的煩惱而影響自己的音樂追求。

 其實,在普通人眼中,絕大多數人是非常尊重音樂人的,當然,假如政府再給音樂人以一定程度的支持,那這個社會的生活就會因有音樂人的良好生存而更加豐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