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韻·中子)早期的日本音樂家 中子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全世界的各項大型活動今年都已告停擺,特別是日本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宣告延期,卻是無奈,但為了全球抗疫的大方向,也就只能如此了,戶外活動既已取消,在家中時間極多,欣賞音樂也是不錯。

 有朋友近期多聽了日本的音樂,除了流行歌曲和動畫音樂之外,也會欣賞到日本近代古典大師的作品。這些都是日本近百年的名作,也是有極高水準的,這當然是和本國的音樂工作付出努力有關,使到日本音樂名揚全世界。

 眾所周知,日本是一個極會模仿學習的民族,在音樂創作方面也是如此,他們努力創作博取各地所長,寫出很多優美的音樂,例如早期的伊福部昭,他一生除在三十年代接受過訪日的俄國作曲家齊爾品的短期輔導之外,都是自學作曲,一九三五年他的一部管弦樂《日本狂想曲》,就在巴黎獲得了齊爾品比賽一等獎,之後的新作陸續推出,此外還寫有電影《望鄉》《吟公主》等配樂,為了推行日本的音樂事業,他曾在東京音樂學校作曲系任教,擔任東京音樂學校校長,日本第一流的作曲家,例如芥川也寸志,矢代秋雄,黛敏郎,松村楨三,石井真木等人都是他的得意門生,影響極大,他的傑出貢獻在一九七九年被授予紫綬褒獎章!

 另一位著名日本作曲家是團伊玖磨,他比伊福部昭小十歲,他少年時已學作曲,一九五零年的第一交響曲是其成名之作,第二年則寫下了著名的歌劇《夕鶴》,一口氣獲得了每日音樂大獎,山田耕作獎,伊庭孝獎等榮譽,該劇也曾應邀來過我國演出,十分轟動,此外也在歐美亞等各地上演,稱作當年日本最有代表性的民族歌劇。此外,他還寫有大量的其他作品,並且得到日本藝術院大獎,日本藝術院會員等榮譽。

 今年是武滿徹的九十歲誕辰,他的創作成功地使現代的音樂語言和日本人的音感融成一體,具有濃烈的日本民族特色。他那首《十一月的階梯》,是由琵琶,尺八和樂隊合奏的,世界各地的管弦樂團大都奏過,他是六十年代國際樂團上最知名的日本作曲家,在電影音樂上也有大獲成功,有十多部作品都奪得日本電影音樂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