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榜)內地短篇大師的作品 林老師

 馮驥才的作品素材無不與他曾居地、曾遇的人有關,所以寫身邊的人和事,無論古今中外道理都是相通的。前與大家探討了大師馮驥才作品中,它的修辭與對話,鋪陳和描寫,無不與其出身「津門」這地區相關,所謂津門,便是京津一帶,天津作為京師守備門戶,故該地區叫「天津衛」、「津門」,正因該地品流複雜,官商巨賈、販夫走卒匯聚一堂,當中遂有不少令人驚奇的逸事,也出了很多奇人異士。

 馮驥才筆下小說、短篇有很多市井陋巷的凡夫俗子,普普通通的手藝人,可他們又是「俗世」中的「奇人」,因為他們身上都有著不同技藝高超的故事,他早期的一本小說集便叫《俗世奇人》。作品時代背景大多乃清末民初「俗世」,那當中的「奇人」又有多奇?

 一位專做粉刷屋牆的李傅,讓人叫絕的是他刷墻時必穿一身黑(衣),幹完活,身上絕沒有一個白點。別(不要)不信!他還給自己立下一個規矩,只要身上有白點,白刷(幹活)不要錢。這是傳說。人信也不會全信。行外的沒見過的不信,行內的生氣愣說不信。上述最後三句便是大師常用的行文表達;一如《泥人張》短篇描寫主人翁老張的奇技:「手藝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張』排第一。而且,有第一,沒第二,第三差著十萬八千里。」筆者閱過大師作品多年,在一小說裡,也如昔日女散文大家冰心那樣,學「三國演義」中,參考仿作一段,拙作小說部分內容:

 白鴿巢前地,占卦算命,靠的便是口碑,吹不來。它是各方玄學技法林立之地:子平八字、風水命理、掌紋面相、梅花周易、奇門遁甲、術數門派,多如牛毛。「盲陳」占卜,遠近馳名,算是排第一了,同行敵國,豈能全信;行內人更不會明說相信有第一,也因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第三者遂教人聽也不曾聽過。打從「盲陳」過身,他的文王易卦檔口消失了,文人相輕,自古皆然,誰執卜卦批命牛耳?沒個說得準,外行看熱鬧,行內看道兒,一張命紙半枝卦,全屬推算,依書直說,有說難道不大,倘按四柱八字,配以神煞,結合五行,生剋制化,道出命造優劣,問卜者一生順逆,事業婚姻,父母子嗣等資料,娓娓道來,令其折服,這才教人好奇不迭。有說夫子批命,祖傳秘技,乃人云亦云;淩峰雀韱師承何處,無人知曉,誠道聽塗說罷;老楊測字,有云其為瞎吹,毫無根據。誰個玄學技法高人一截?眾說紛紜,各自表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