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石泉古城夜色美 黃平安

 石泉古城隱居在秦巴深處,藏身於陝南腹地,為國家AAAA級景區。如果說古城的白天如一位清秀俊朗的男子,清新雅致,瀟灑飄逸;那麼,古城的夜晚就是一位微醺的女子,香腮泛紅,楚楚動人,驚豔了無數看客,也醉倒了多少路人。

 古城的形,神秘而夢幻。古城的南邊是漢江,漢江的南邊是青山;古城的北邊是青山,北邊的北邊是山外青山。毫不誇張地說,古城靜靜地沉睡在綠水青山的懷抱之中。白天,山水是嫵媚的;古城向晚,綠水青山收起了白天的妝容,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溫馨又浪漫,厚重而深邃。萬家燈火和滿天星光彷彿為漢江注入了催化劑,使江水發生了化學反應,漸漸地從碧綠變成了金黃。燈火是靜止的,而江中的燈影在微風的撩撥之下,變得動感十足,變幻莫測,如金蛇狂舞,似繁星點點,若火樹銀花,像金水四溢。五彩的燈光和搖曳的燈影交相輝映,共同繪出了一幅色彩和諧,如夢如幻的詩意長卷。

 古城的色,暖意融融,溫情脈脈。城外,是被萬家燈火渲染出的暖色調;城內,更是極具誘惑的色彩。紅紅的燈籠,彷彿是美人迷醉的雙眼,就那樣如癡如醉地看著你,看著你匆匆忙忙的腳步,看著你喜氣洋洋的笑臉。另一種色彩是家家戶戶店舖裡溢出來的燈光,有門頭招牌閃爍的金色暖光,有餐廳雅座透出的溫暖柔光,有燒烤爐裡跳躍著的紅紅的火苗。若是雨夜,水靈靈的石板街上彷彿鋪滿了錦繡,五彩繽紛的燈光在水面上塗鴉,亦真亦幻的色彩在夜色裡碰撞,迷醉了無數人的眼。偶有紅裙女子執傘而過,衣袂飄然,立刻喚醒了路人的目光,也啟動了久候的快門。古城的夜色裡總是裝滿了溫情,蓄滿了暖意,不奪人眼球,不嘩眾取寵,就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慈愛而又安詳地看著古城裡那些來去匆匆而又笑意盈盈的子民。

 古城的味,是街上最具魅力的氣息,也是吸引無數遊人紛至遝來的理由。陝南與四川、湖北、重慶等地接壤,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南北交融的文化特色,給這裡的美食貼上了個性化的標籤。漫步在古城裡,勾引你味蕾的無外乎是麻辣酸甜,但它麻而不烈,辣而不燥,酸而不過,甜而不膩,既有秦巴風情又有漢水滋味,既兼收並蓄又和而不同。古城南臨漢江,打開窗子,便有江風拂面,有水色養眼,能看到魚兒在跳躍,在追逐,在嬉戲。水清魚鮮,漢江魚當仁不讓地成了古城美食的主角。雖然漢江魚是本地人的家常便飯,但在外地人眼中,卻是地地道道的美食。古城的店家們做魚,既有自己獨有的秘笈,也有博採眾長的創意。品類繁多,烹法多樣,形成了古城漢江魚的特色,如烤魚、石鍋魚、木桶魚、麻辣魚、酸菜魚、茴香燒小魚等數不勝數,各具特色。人們在漢江魚面前都是「饕餮客」,沒了謙讓,少了斯文,有的只是大快朵頤。除了魚,還有飄蕩在大街小巷的「臘味」。這裡自古就有製作臘肉的傳統,臘肉、臘腸等美食特別有名。只要有店舖在烹製臘肉,臘味的濃香便會走街串巷,橫衝直撞,直往你鼻孔裡鑽。即使是閒庭信步,你也會輕易地被嗅覺所奴役,讓它牽著你的鼻子走。受到饞蟲刺激的人們各尋所愛,很快便擠滿了古城大大小小的魚莊或食府。人們或在包間裡邊吃邊聊,或在大排擋裡狼吞虎嚥,或手持辣串邊走邊吃,盡情享受著古城帶給他們的味覺體驗。好多遊客輾轉數百公里來此,只為了那一口「心頭好」——古城美食。毫不誇張地說,古街的夜晚,是美食的天下,是吃貨的天堂。

 古城的聲,與眾不同。古城遠離交通要道,又禁止機動車輛入內,便少了現代交通工具帶來的喧囂。距離城西不到一公里處,水庫大壩將漢江攔腰截斷,古城外的漢江立馬纖細了許多。但水聲卻是執著的,總是不知疲倦地淺吟低唱著,沒有起伏,也沒有高潮,卻並不影響人們對它的喜愛。古城裡的歡聲笑語既熱鬧又響亮,打破了夜晚的寧靜,使古城多了幾分生動和靈性。南來北往的人混搭在一起,無論是靜坐的,還是走動的,興奮之情總是溢於言表,有南腔北調,有吳儂軟語,有且酒且歌,有呼朋喚友……歡聲笑語中飽含著滿滿的幸福和喜悅。週末或是節假日,古城獨具特色的地方文化節目輪番上演,奔放的龍舞、剛勁的獅舞、歡快的採蓮船、古雅的皮影戲、熱鬧的縣令巡遊,動靜混搭,聲色交織,光影閃爍,笑語喧嘩,把古城之夜的氣氛推向了高潮。

 因為古城小,按理說,它的夜色是短暫的,也是缺少魅力的。但石泉古城卻恰好相反,它是一座「不夜城」,也是一座「美食城」,精緻古雅中彰顯著包容和大氣,使那些熱愛生活的人們在這裡找到了無數愛上它的理由,也找到了很多夜不歸宿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