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資訊)援外醫生的第二故鄉——非洲

 他走過半個地球,最後卻在最貧窮的非洲大陸駐足。他在非洲大地度過了一生中的十一年,他的精神讓無數人感動,他的技術讓無數非洲人民受益。

 他就是河南省三門峽市中心醫院普外科主任醫師仵民憲。

 「我感覺非洲人民需要我。在那裡,我能感受到一個醫生治病救人的價值。」回憶起援非經歷,仵民憲這樣感慨。

 小時候村裡放電影,仵民憲迷上了一部講述中國援外醫療隊在坦桑尼亞的紀錄片。片中中國醫生攜帶著藥箱、聽診器和銀針為非洲人民看病的一幕,深深印在仵民憲心裡。那時在廣播裡經常播放的歌曲《醫療隊員到坦桑》,仵民憲至今還會唱。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仵民憲在西安學習醫學,那時能出國的人很少。英語課堂上,英語老師經常用英語講他在中國援蘇丹醫療隊裡的見聞和故事。作為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大學生,那時的仵民憲對老師和醫療隊醫生充滿了羨慕和敬意之情,夢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走出國門為非洲百姓解除疾苦。

 二OOO年五月,河南省組建援厄立特里亞醫療隊。仵民憲主動報名,要求參加援外醫療隊,經過嚴格選拔和考試,他以良好的專業技術和英語水平被選中。

 二OO一年一月,他遠赴東非高原國家——厄立特里亞。

 厄立特里亞也是世界上最窮困的國家之一,醫療資源十分匱乏。這裡病人多,醫生少,醫療條件差,病人要看病往往要排很長的隊預約,很多病人就在等待中死去。

 仵民憲嘗試了不同的治療方法,並向當地醫生介紹中國的醫療新方法、新技術。一個又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被挽救,仵民憲受到所在醫院和當地群眾的肯定和讚揚。

 饑餓貧窮、戰火紛飛、傳染病高發……儘管對援非可能面臨的困難做了充分準備,可現實總是比預想的艱難。援贊比亞期間,仵民憲先後得過十二次瘧疾、八次在手術中被扎傷,其中五次病人被檢查出愛滋病病毒抗體陽性。仵民憲常說,援外醫療是冒著生命危險從事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事業,即使有生命危險,也在所不惜。

 十一年的援非經歷,非洲早已成為仵民憲心中的「第二故鄉」。從厄立特里亞回國後,他又五次申請前往非洲大陸,先後在厄立特里亞、贊比亞、埃塞俄比亞進行醫療援助,成為河南省援非時間最長,參援國家最多的隊員。

 「沒去之前怕非洲,去了之後愛非洲,離開之後想非洲。」仵民憲說,「雖然現在我已經離開非洲回到祖國,但那裡的一切還是那樣難以忘懷,我把心留在了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