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話題)中國專家千里追蝗   劉天 蔣超

薩米·汗和阿斯加爾·汗住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胡沙布地區,靠種植鷹嘴豆為生。望著綠油油莊稼地裡忙著察看蝗情的中國專家們,他倆心裡一陣憂一陣喜。

去年十月以來,巴基斯坦多地遭沙漠蝗蟲侵襲,形勢嚴峻。聯合國糧農組織根據巴基斯坦政府提供的資料推測,截至目前,巴基斯坦受蝗災影響的地區已損失了約百分之十五的農作物,直接經濟損失約合五十億元人民幣。

由中國農業農村部牽頭組成的中國蝗災防治工作組日前來到了胡沙布考察蝗災情況。這是工作組赴巴後的第三站,工作組此前還前往信德省和俾路支省沙漠地區考察蝗災情況,行程數千公里。

一到農田,工作組的專家們馬上投入了工作。「這裡的蝗蟲密度很大,每平方米至少二十隻以上,比俾路支省的密度大,而且大多數都在交配,情況很嚴重。」工作組成員、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生態修復處處長王卓然告訴筆者。而在遠處,密密麻麻的蝗蟲覆蓋在白色的沙丘上,形成了一條黃色的帶子。

工作組專家介紹說,沙漠蝗蟲主要生活在熱帶和亞熱帶沙漠地區,食性廣,遷飛能力強,比我國常見的蝗蟲體型大,破壞力也更強。這一輪來自阿拉伯半島的沙漠蝗蟲,一部分向西影響了非洲東部,另一部分則向東飛到了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地。

看到中國工作組在田間地頭忙活,薩米和阿斯加爾露出了笑容,「我們相信中國專家能幫我們解決問題」。一旁的旁遮普省農業部長安宗·阿里告訴筆者,旁遮普省中部地區是巴基斯坦的「糧袋子」,但土壤、氣候和植被都非常適合沙漠蝗蟲繁殖,「中國工作組的到來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來消除蝗蟲的威脅」。

在農田的另一邊,工作組成員、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張龍現場解剖了幾隻雌性蝗蟲,查看蟲卵成熟度以及體內是否有寄生蟲或疾病。「如果蟲體內有寄生蟲或者自然帶病,就可以幫助我們研究如何利用這些寄生蟲或病菌對沙漠蝗蟲進行生物防治。」工作組成員、山東省植物保護總站副站長王同偉在一旁介紹說。

張龍說,現在大部分蝗蟲正在交配,有一部分已經開始產卵。「蝗蟲產卵後會很快死亡,而治理蟲卵仍是一個全球性難題。只能等下一代蝗蟲孵化出來,在成蟲之前進行大規模消殺。」

在胡沙布相鄰的珀格爾地區,當地農業官員帶著工作組查看了一處因雨水沖刷而暴露在外的蝗蟲產卵地。在約零點二五平方米的沙地上露出了超過五十個蝗蟲卵袋。每個卵袋約有六十顆卵。「如果這些卵還在地下,且氣溫和濕度合適的話,這就意味著將有超過三千隻沙漠蝗蟲幼蟲會從這四分之一平米的地方出來。」工作組成員、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副處長朱景全說。

工作組專家說,從考察過的幾個地點來看,目前巴基斯坦的個別點上的蝗災情況比較嚴重,但是由於技術水平有限,巴方無法監測蝗群數量、規模和行動軌跡,所以難以全面和準確地評估巴基斯坦蝗蟲和受災情況。但根據沙漠蝗蟲的生活環境判斷,此次肆虐全球多個國家的沙漠蝗災影響我國的機率較小。

「我們現在已經制定了幫助巴基斯坦滅蝗的緊急援助方案,包括在農藥和噴灑設備上給予支持,這主要是幫助巴方消殺現有的成蟲,並為應對下一輪新孵化出的蝗蟲做物資準備。」工作組和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首席專家王鳳樂告訴筆者。

巴基斯坦國家糧食安全和研究部植物保護司長法拉克·納茲表示,中國在巴基斯坦最需要的時候派工作組幫助我們防控蝗蟲,把巴基斯坦的困難當作自己的困難,這是巴中友誼的又一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