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言)及時「行惡」/行樂 徐薏

一場新冠肺炎有人說是一面「照妖鏡」,可以看得出平常看不到的另一面。疫情之下少有利好消息,自從武漢「封城」已是一陣愁雲慘霧,從中國到外國,被疫症肆虐的國度,或者借用英國首相約翰遜的一句:「我必須對你們坦言,有更多家庭將失去親人。」也許澳門算得上福地、寶地,但觀乎國際上每天公布的疫情數字,恴大利的總死亡數字就要比中國還要多,看到有關他們如何處理這每天「源源不斷」的靈柩,哪怕我們不同民族、不同語言,同樣可以感受到那種悲哀。

在意大利,新冠病毒的許多病者在沒有家人或朋友陪伴的情況下,死於醫院的隔離病房。因為傳染病的風險太高,親友被禁止探訪病患。為防止疫情加重,死者幾乎從確診到死掉、埋葬之前,都不可以跟摯愛親友見面,當地殯儀業人員只能向親友們發一張棺材的相片,然後就直接從醫院接回屍體埋葬或火化。殯儀業人員亦因為疫症的關係,未能為死者換上他們心愛而得體的衣服,沒有梳理頭髮,也不能為他們化妝。這些給予死者最後的尊嚴舉動,此刻都不能對這六千八百多人施行,只能讓他們穿著醫院的病人服,冷冷清清地離去。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基本上每個人都應該理解,要有這一場生命教育,平心而言「人死如燈滅」,無論因為新冠肺炎或其他疾病而死的人,在他們停止心跳、斷了呼吸的一剎,死者已然無知,他們死後的安排,對他們自身根本沒有大意義,唯獨對他們在生的親友,在生病和死亡未及預料之前,未有好好跟他們道別,也沒有將未完的事、未說的話好好交代……這才是讓人最感遺憾。

疫症在前,從另一個角度看來,有些人更展現他們真實的一面,莫不是他們更會活在當下,珍惜分秒,免得在最後關頭仍在假惺惺,不是來得更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