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直在其中   鳴弦

「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論語‧子路》

雖然這只是語錄,但若細心咀嚼孔夫子的話,「直在其中」似乎也帶點隱晦的詩意。

原文前述是孔子聽說葉公的家鄉有個正直的人,他的父親偷了羊,竟大義滅親告發了父親,孔子則說,「自己家鄉的正直者並不相同,父子之間會互相隱瞞這種事,這當中也有正直。」孔子並非為說服或反駁對方,而是對「正直」有另一種見解,這種看似有違事理的新角度,不也像詩般猶有陌生感和引人深思嗎?

這讓我聯想起一件事,最近因疫情停課日久,早前憂慮的事情逐漸浮現。現在大多家長已經復工,無暇照料家裏的小孩,私隱又無王管的家便容易變成犯罪場所。果不其然,收到朋友傳來一則新聞,本澳一對初中少男少女在家中偷嘗禁果後竟珠胎暗結,於是男方被控姦淫罪遭拘捕。朋友發來消息的原意,是覺得其中情節存疑,首先據指事發地點是女方家中,而且更是多次,理應是雙方情願,再且均為未成年人,何解是女方提告男方而不可反之?如此未免令人感到性別不平等。

當然,並不是要作比較,偷情比偷羊要複雜許多,箇中原委只有當事人自知。僅作假設,若不排除女方主動引誘,則護短的家長又能否算是「直在其中」?既米已成炊甚至「搞出人命」,雖則未來男方有負責任的可能,但現階段女方自然是較大受害者,即使自己理虧也不太可能就此作罷,更莫說反過來認罪,如此荒謬不就似告發父親偷羊者嗎?

真理不可能脫離人情,孔子講「仁」,本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像他不講性善性惡,人情和法理亦難分輕重,面對事情就應同樣放進去公平審視,這樣應該就離正直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