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室雜誌)粗梨故事   貓叔叔

朋友說:「突然想到,小時遠足,媽媽幫我買一顆粗梨,這也是一年一次遠足才有的福利(是遠足,梨子只是拿出來給同學看,還是要帶回家和家人分享),記得兩小時爬到山上,拿出時,不小心掉下,眼看它一直滾下山,到看不到了。懷了難過的心,不敢告訴家人,直到週日,自己再爬上山上,找了一兩個小時,竟然找到,那種興奮的心情,至今難忘。」我問:「最後那顆粗梨有吃下肚嗎?」友人說:「拿回給家人吃,自己吃不下去,因該是産生感情了!那咖啡色粗梨,滾到山下,拾獲時,已經表皮斑駁很多,咖啡外皮凋落一些,已可看到第二綠色的皮,拿回家還怕被發現粗梨受損嚴重。我本人有吃與否,有特殊意義嗎?」「沒甚麼,只想知道可還記得那份粗梨的情味而已。」我說。

小時家窮,我還記得四十多年前媽媽買給我的那一杯鳳梨雪糕的滋味,現在媽媽八十多歲了。那一杯雪糕應該是媽媽買給我吃的唯一的一杯雪糕了,這也是我平生吃過最好吃的雪糕。還有那年幼稚園還是小學,學校戶外旅行,只我一人沒帶午餐(小小的我已知道家中沒錢買),我悄悄地坐在一旁,老師走過來送我一個梨子和橘子。我至今仍記得那橘子,又大又甜。在二十多年前工作時,也會遇到一些年輕人或學生,仍有家窮沒午飯吃的。他們不會告訴你......那是你有一雙捱過餓的眼睛,你便會覺察到的。當我藉詞為他們送上便當,看到他們欣然接受的同時,我便會想起數十年前老師送我的梨子和橘子。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