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保放大鏡)蓪草畫保護修復(三)   澳門文物保存修復學會 陳志亮

 承上文。剛旋切成薄片的蓪草紙,多呈捲曲不平狀且含有一定濕氣,需置於通風處讓其徹底乾燥,再經堆疊並以重物壓平,定型後裁切成所需尺寸,蓪草紙的製作步驟便基本完成。

 蓪草植物的分佈,在一八七四年出版的《漢英韻府》詞典提及,此植物能在台灣及雲南見到。此外,據美國商務部對外貿易與國內貿易局(Bureau of Foreign and Domestic Commerc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Commerce)於一九三零年出版《商業報告--每週國外貿易調查》(Commerce Reports ― A Weekly Survey of Foreign Trade)一書中,有一篇關於紙張的報告,其標題為〈日本的蓪草紙業〉(The pith-paper Industry of Japan),作者為日治時期美國駐臺北副領事查爾斯․里德(Charles S. Reed),文中提及蓪草植物廣泛分佈於中國及日本,而新竹是臺灣當時最大型的蓪草種植及蓪草紙製作基地,大部分的產品銷往東亞地區,尤其是運往中國加工繪製蓪草畫。

 明、清以來,廣州作為中國重要的對外通商口岸,除匯聚中外八方商人外,更聚集了大批一流的畫匠,他們受聘於不同的畫室及作坊,以繪畫各種銷往海外的行貨畫為業,如:蓪草畫、油畫、水彩畫、廣彩畫等。據《中國貿易裝飾藝術--繪畫、家具和奇特產品》(The Decorative Arts of the China Trade: Paintings, Furnishings and Exotic Curiosities)一書中提及,來自藝術世家的關聯昌,別號「庭呱」(Tingqua),擅長水彩及水粉畫。其位於廣州同文街十六號的畫室,於十九世紀四十至六十年代期間,常年僱用大量畫匠,而該畫室的主要業務之一便是繪製蓪草畫。庭呱畫室的繪畫,以其畫工精美及產量快又多著稱,現今拍賣市場上很多該時期的外銷水粉畫(包括蓪草畫)均標示為其作品。

 蓪草畫的繪製,除了需要嫺熟的西洋繪畫技法外,還要深諳顏料的運用。從當前各種文獻可知,蓪草畫所用的顏料均被認定為水彩顏料(watercolour)或水粉顏料(gouache)。廣義上,這兩種均屬水彩技法所使用的顏料,前者用於透明畫法,後者用於不透明畫法,兩者均易溶於水,並繪於白色畫紙上。水彩顏料和水粉顏料的礦物色彩成分大致相同,唯後者添加有幼細的白堊粉,以達不透明效果,並形成體積。若以傳統國畫顏料與上述兩種顏料相比較,其主要的共通性是均可用水作為稀釋劑,但礦物色彩成分則完全不同。據張嬋在《光散射學報》發表的〈清代通草水彩畫顏料的原位無損分析〉一文介紹,利用顯微共焦激光拉曼光譜技術(Laser Microscopic Confocal Raman Spectrometer)及超景深顯微技術(Super Depth of Field Microscopy)對一幅廣東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館藏清代蓪草畫的顏料進行原位無損分析,得出該畫六種色彩的顏料成分,並最終以個別顏料在歷史上的出現時間,而推斷該幅蓪草畫的繪製年代為十九世紀五十年代以後。筆者把此項研究的分析結果與水彩、水粉和國畫顏料的色彩成分作對比(見附表一),發現除黃色未能檢測出外,藍色與水彩、水粉顏料相同,而其餘紅、綠、黑、白四色的顏料成分均與國畫顏料脗合。

 綜上所述,蓪草畫的製作興起於十九世紀廿年代,持續一個多世紀至二十世紀卅年代,並最終於抗日戰亂時期消失。從廣州銷往國外的蓪草畫,其所用的蓪草紙很有可能是來自臺灣。另外,蓪草畫所使用的顏料,並非單純的水彩畫顏料,而是以國畫顏料為主、輔以水粉顏料來繪畫。筆者以為,為免混淆不清,可把繪製蓪草畫所使用的顏料概括稱為水性或水基顏料(Water Based Colour),則更為貼切與嚴謹。◇(待續) micrcr@gmail.com

 備註:括號內為有機顏料。

  顏料

 

顏色

蓪草畫1 水彩及水粉畫2 國畫3
成分
鉛丹 鎘紅/(玫瑰紅) 朱砂/赭石紅/鉛丹
未檢測出 鎘黃/鈷黃/(偶氮黃) 石黃/雌黃/雄黃/土黃
孔雀石/巴黎綠 鉻綠/(土綠) 孔雀石/銅綠
群青 鈷藍/群青 石青
碳黑 象牙黑 碳黑
碳酸鈣/鉛白 ------ 碳酸鈣/鉛白
 資料來源:

 [1] 張嬋,〈清代通草水彩畫顏料的原位無損分析[J]〉,《光散射學報》,2019,31(1) : 60-65;

 [2] Ray Smith, The Artist's Handbook, Alfred A. Knopf, 1987;

 [3] Yu Feian, Translated by Jerome Silbergeld and Amy McNair, Chinese Painting Color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