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言)爆裂社會 泰來

 澳門某公司在巴士上某獵頭公司廣告很有趣,在車尾大大的寫着:「上唔到巴士係一時,上唔到岸係一世。」雖然澳門近年經濟環境較以前好,隨着賭權開放,水漲船高,一時之間連澳門整體GDP都翻了幾番,對我們這些已經在社會打滾了好一段時日的上班族而言,眼見公布出來的經濟數字、通脹指數等不斷上升,我們有感到生活的壓力,然而卻無能為力。

 「望着那個所謂的岸,遙遙無期。」在2019年12月,澳特區政府公布2018年澳門居民人均年收入為614,950澳門元,比2017年高了5%。換言之假設我們每年發14個月工資,大約就要有43,925澳門元月薪才可以達到這個平均值,而且這個人均值我不知道是籠統地將全部人口都計算在內?若只計在職人士,這四萬多元的平均值已經令不少澳門打工仔望塵莫及;若要將其他人的平均值加諸在我這一類「未達標」的打工仔身上,真的要月入過6萬元才達標,明顯超過澳門大部分在職人士的能力範疇。

 那麼這些數字又從何而來?假如數字沒有錯的話,則意味道入息數字並非一個中肯而平衡的數字,社會上定必有一群收入甚高的人士將整體入息數字拉高。於是我們可以看到,我們以為很離地的樓價,很過分的價格,飲食,娛樂,生活雜費等,在那些特別高薪人士眼中就變成九牛一毛,在整個社會中自然有一批人可以享用到這些優質享受,每星期入住星級酒店,與家人渡一個奢華的週末,又或者經常享用在澳門的各大米芝蓮星級餐廳,這種分裂的感覺,有朝一日發展到像其他貧富懸殊地區那樣,若再加上在下層的人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之時,自然會成為社會的計時炸彈。那時就不是我們能不能上岸的問題,而是社會撕裂,釀成更多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