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冰棍  吃貨

 一轉彎,整條中央大街都是食物的香氣,可寒風中,人們放着熱騰騰的烤紅腸不顧,偏要擠在馬迭爾冰棍的店前,挑戰所謂的透心涼。脫下手套,要接過黃桃酸奶味的冰棍時,心裏多少還是有點遲疑;畢竟冰天雪地下,好不容易才保得住的一點點體溫,真的要分給這素未謀面的冰棍嗎?

 東北人熱情,但也不是天生自帶火爐,再熱情,一樣會怕冷。聽突然就聊起來的當地人說,冰棍一般不是站在大街上吃的,之所以冬天愛吃冰棍,是因為供暖後家裏空氣特別乾,吃點甜的、冰的,能解心火。

 在室內待得久,的確會有點燥。推開旅舍的窗時,寒氣化成白霧湧了進來,定神一看,便能看見冷熱兩股氣流在輪轉。窗外掛了一個黑色塑料袋,打開一看,真的如那員工所說,裏面有好些東北大板,這些他們私藏的冰棍,少一支應該也不礙事,心裏仍在交戰時,室友已被冷風折磨了好一陣子。

 窗的狀態只能有兩種,要不打開,要不關上。房間唯一的窗被室友封印了,隔着玻璃,生着悶氣的我,想偷吃外頭的冰棍也不能。密閉讓人更熱、更燥。清晨四點,早起或失眠的我走到街上,沿着手機裏的地圖走,往最近的便利商店出發。脫下手套,拆開剛剛買到的東北大板,咬一口,心頭的無名火消了一半。對面的大叔向我喊了聲早,我回了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