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文字演員   喬捷

幫人寫分手信,還得要認真聽聽對方的想法,瞭解事件來龍去脈,慢慢代入當事人的角色,才可以好好地完成任務。至於為甚麼自己不寫要找別人寫,當中理由有很多,最常見的就是文筆不好。把話說出來,我們大概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但如果認真的聽,把自己當成事件中的真實聽者,則會覺得用主角原話來表達,很可能會出現歧義、誤解和錯覺。為了更準確地把心裏想說的話傳達給對方,於是世界就有了寫手這一工種。從代筆寫信,把對方的話文字化;到掌握對方的身分、瞭解對方的性格,直接替其撰寫文稿,都是寫手的工作。很有點像演戲,寫手就像個演員,以文字成為客戶的替身。

一般職場生活,如果公司比較大,不少人也有過給公司高層寫講稿的經驗,老前輩會給予一些發表過的、用過的稿子予新手參考,但我自己的經驗是,越參考得多,看着看着就會變成「複製貼上」,把以前寫過的、說過的話,禁不住以重新組裝的方式上場。運氣好,能夠與講者面對面,聽聽對方的想法,瞭解對方的心意當然最好,但更多的時候我們並沒有這種機會,想要有甚麼更內在的東西能讓自己進入情緒,代入到對方的角色身分,好像特別不容易。

這幾年,我又開始嘗試另一種參考辦法。在寫稿之前,去參考客戶曾經接受過的平面和影視訪問,有的話,至少可以感受到他本人的說話方式和語氣,效果會比看舊的講話稿有效。假若客戶不怎麼接受訪問,則只能靠那人的臉相,找相類似的名人,擬定他某種說話的語態。一旦連面相資料也沒有,那也就沒有甚麼好說的了,只管說好話、只管客客氣氣講空話,讓講話能彰顯講者是個彬彬有禮的人便是了。可不是怪我們了,沒有背景資料做功課,文字演員也就只能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