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相分不必相送  鳴弦

「愁緒如何自控/悲哀都一樣同/情意如能互通/相分不必相送」鄭國江《今宵多珍重》

上週大臺劇集又有恐怖故事,這種題材特別容易吸引觀眾,似乎在近日紛擾對立的網絡中,也難得尋到一絲呼吸的空間,擠出一些有趣的話題。我也很想抽空去看,畢竟幾乎每天都要面對嚐鮮為樂的學生,更新一下貼地的日常也是應當的,但無奈瑣事繁重,別說一個小時的戲劇,連找個主題曲來聽都算奢侈了。

我上課愛說書裏沒有的,不是自己任性,而事實是書裏有些選文讓人感到很可惜。例如《聊齋誌異》竟選〈種梨〉,即使有道德教訓意義,但那最牽動人心又可歌可泣的狐仙鬼魅,要是沒至少搬出幾句來說個痛快的話,真的枉為文人。這個話題上,我還愛補充一些更早的志怪故事,例如《列異傳》的〈談生〉。

首先冥婚的故事本來就很吸引人,然後其情外之情又有值得細說的地方。主角談生因抑制不住好奇心,觸犯了鬼妻不能以火相照的禁忌,破壞了兩人曾經的承諾,使原本能長久相處的夫妻關係告終。人、鬼是兩個世界,結合並不正常,但人跟人的關係,又何嘗不是這樣?要與人維持長久的相處,耐性及不過度地好奇,應是必要的。我覺得這一層意義,比起那些老掉牙的道德教訓,還要值得年輕人深思。

人的情意如能偶爾互通,當然是理想的,但人的個性、想法不盡相同,歸因都是依賴主觀意識去接觸事物。這「相分」本是佛教語,說的就是我們主觀之下的虛妄世界,人際關係也許就只是這種多重虛妄的磨合,所以,又何必相送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