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口)反斗玩具襌味濃  泳藍

 《反斗奇兵》來到第四集仍然延續「給大人看的動畫片」的基調,雖然今集沒有了日本動漫喜愛用的「牽絆」,卻更嚴肅地談起了「身份認同」的問題。當然,皮克斯(Pixar)製作的動畫片又怎會是只談「誰的玩具」那麼表面呢?究竟玩具該如何來貫徹自己作為「玩具」的身份?因此由一直陪著安仔成長、輾轉到了邦妮家中生活的老大哥主角胡迪來現身說法,相信是眾多角色中的不二之選。

 另一個挺有意思的設定,是今集沒有反派人物了!諸如首集阿薛、續集「礦工彼得」和第三集的「勞蘇」等。也許觀眾會覺得外表冷酷的發聲娃娃「蓋比」(Gabby)應歸類如是,因為她為要取得胡迪的發聲裝置,利用了他要救出「叉奇」(Forky)——由一隻塑膠叉、雪條棒和小鐵絲組合而成的小玩兒的決心,可是蓋比其實並沒有做過甚麼傷害他人的事啊!製作單位沒有花上太多篇幅去呈現胡迪教化叉奇,如何弄懂自己是怎樣由一堆剩餘物料變成邦妮的心愛玩物,更多的時間是引領觀眾陪同胡迪目睹牧羊女、蓋比、邦妮和妮妮等(剛巧都是女性角色),她們各自對人及對玩具的態度、期待與落差。牧羊女明白玩具始終會有被棄掉的一天,因此從沒對安仔妹妹當年的決定有所怨恨;因為出廠瑕疵而被當作飾物放於櫃中的蓋比,隔著玻璃憧憬與店主孫女妮妮有玩樂的一刻,可是就算胡迪將發聲裝置讓出了,蓋比仍然是被妮妮隨手丟於一旁;邦妮雖然擁有眾多玩具,可是自製玩意的心思已經勝過一切;其中牧羊女的位置尤其吃重,她被掉棄後流落街頭多年,仍然支持胡迪「玩具陪伴主人」的信念,更令胡迪學懂如何發揮自己最大的價值。

 胡迪最後選擇離開邦妮,雖然沒有太多對白作出解釋(又一次證明目標觀眾並非兒童),可是隨著無法與邦妮有著跟安仔般的親密、眼見蓋比在有需要的小朋友身邊更能獲得關愛、牧羊女為其他被放棄的玩具致心尋找新主人,胡迪離開的決定既讓他跳出「安仔玩具」或「邦妮玩具」的舒適圈,從心靈上能得以釋懷,也重新醒覺到「玩具可以帶給人類(小朋友)歡樂」並不關乎歸屬於特定某人、或玩具本身是否精美和玩意多,反倒人對於擁有玩具的真正需要、玩具在身邊時所產生的感受,才是令雙方都同時獲得最大滿足的主要考慮。試問目睹胡迪也懂得「放下執著,活在當下」時,觀眾看在眼裡,再回想起現實世界中身邊的人與事,又如何不得帶著忐忑慼然的感覺離開影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