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口)留住人情味 沓靖

 曉角話劇研進社二零一七年委約編劇計劃的原創作品《樓住澳門人》可供討論的地方著實太多了,惟最令筆者動容的,卻是戲裡那種輕描淡寫但萬分沉重的無奈、那份可能只有是澳門人才能夠切身體會的重量。

 故事講述樓氏夫婦自八十年代起,往後三十多年間的家庭變化,或說是樓氏一家在澳門翻天覆地變遷中的「強制適應」會更貼切一點。時序的起點從偷渡客在澳門普遍出現開始,經過澳葡政府特赦、內地社會事件、回歸、賭權開放、沙士、雷曼事件至今,樓氏夫婦與偷渡客「惠姐」同一屋簷下,守望相助,和善忠心的惠姐以傭人身份幫助樓氏夫婦帶大了二女一子,也間接使樓家最終一圓業主的夢想,雖然當中未有能捉緊澳門經濟起飛的最佳時機,可是齊整一家的和氛團圓,恰恰正是那一個年代澳門人的現實寫照。

 戲中一眾角色其實並沒有遇上太大的考驗,也許是經濟上有一點拮据、也許是家庭裡有一些改變,然而都是因為外力引致自身作出必要的適應,所謂的外力也沒有太多由角色說話,反而是透過影像記錄、藉著時代金曲來勾起對號觀眾於心靈裡悄悄入座。筆者雖然不完全是樓父、也並不等同於長女如菁,但作為同樣歷經上述種種一直走來至今的澳門人,觀演後不禁撫心自問,究竟澳門人在這三十年的變化中是否真正得到了甚麼? 諷刺的是,發現一種更貼近逆來順受的氛圍由始至終都籠罩著大部份澳門市民,數以萬名非法居民突然擁有了合法身份而澳門人並無競爭的危機感、全城一心的景象在三十年後無人記起、被急速拉起的通脹和生活指數已成為社會常態,澳門人都在轉變、在適應、在苟且殘存,能一直支持彼此生存至今、樓宇對澳門人的重要性,全因只要有一個安樂蝸,才可以讓疲憊的家人能夠聚集在一起,集氣共渡時艱。

 雖然導演早已笑說是次乃《桃姐》加上《愛·回家》的合成,但惠姐卻非推進全劇的必要元素,僅可見在開首關於偷渡客的劇段,及後從惠姐視角述事的篇幅亦不多涉及社會面貌。一家六口(包括惠姐)的互相扶持感也不明顯,幼女性格樂天、次子隨遇而安、長女明白事理、母親靈活變通、父親正直堅毅、惠姐忠心耿耿,試問性格如此完美的一家人,就算曾出現長女失戀的劇段,但只要稍作思想調整,家人勸解根本並無必要,由此使得樓家最重要的人情味最終只能意會而缺乏事件傳遞予觀眾,實在非常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