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口)使徒行者2:兄弟情義薄雲天  王珉

 《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用交叉回憶的方式講故事,難以忘記片末,兩兄弟哭泣對視的熾熱眼神。張家輝飾演的員警程滔,為保護古天樂飾演的同事兼兄弟井進賢,開車擋住橫衝直撞的牛,車被牛角撞出一個洞,程滔的血從受損的車洞中滲出。這對幼時意外失散的兄弟,經歷30年的分隔,兄弟情卻依然義薄雲天。

 井進賢在恐怖組織殘酷淬煉中痛苦成長,而程滔始終忘不了其兒時為救自己、而被挾持成為童兵訓練營一員的淒慘命運,他們生死與共、與殺手戰鬥到最後一刻。兩人即使身懷重傷、血肉模糊,依舊哭著相擁:「做兄弟,這輩子還不完,下輩子……」從克制到爆發,出人意料卻在情理之中的兄弟情,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

 電影以富有張力的視聽語言,再現了槍林彈雨的交易現場。交易現場是兩兄弟矛盾的起點,也是井進賢逐步悔悟,最終與兄弟、戰友程滔並肩作戰的終點。影片最為動人的是挽救香港市民前赴後繼、無畏犧牲的戰友情和家國情,更是警匪鬥爭中血脈相連的兄弟手足情。

 該片的IP源於同名電視劇的口碑積累,2014年TVB警匪劇《使徒行者》在內地播放,創平台香港電視劇的歷史最高紀錄;2016年,電影《使徒行者》在內地獲得票房6億元;2017年,《使徒行者2》電視劇再度回歸;直到最近上映的電影《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讓這個系列成為電視劇和電影交替播映的藝術形態。

 第一部的故事主線是找出員警安插在犯罪集團中的臥底,第二部則反其道而行之,前半段主線是找出警界內部的黑警,使得「猜臥底」遊戲的懸疑和反轉不再,而是很快揭曉出正邪對立方——井進賢正是黑警。

 這樣的警匪對峙敘事劇情並非新穎,魔方和硬碟成為關鍵線索,引發正邪交鋒,嫁接在對抗恐怖組織的劇情架構上顯得因襲守舊。沒有鬥智鬥勇的貓抓老鼠遊戲設置,看起來像是大爆炸場面戲和槍戰戲結合的緝毒片。雖然場景調度橫跨緬甸和西班牙,西班牙奔牛節的重頭戲帶來槍林彈雨的緊迫感和荷里活諜戰片的視覺效果,但卻和《007:鬼影帝國》(Spectre,內地譯《007:幽靈黨》)裡墨西哥亡靈節的劇情如出一轍。

 兄弟情雖是電影的點睛之筆,但同樣是雙刃劍,體現在吳鎮宇飾演兩位員警兄弟的師傅的戲份較少。另外,電影雖有諜戰的創新,卻不如《職業特工隊》(Mission:Impossible,內地譯《碟中諜》)的劇情,專注詮釋「兄弟情」而忽視細節,使得故事停留在表層中規中矩。井進賢迫於女兒被恐怖組織挾持,潛入警局當臥底,卻沒發揮作用。他為了臥底而臥底,看起來好使,邏輯卻不合理。殺手Demon死前槍擊兄弟兩人的頭部,中彈後兩人居然還能活下來,採用二對一的員警戰術控制Demon的雙臂正對鬥牛,似乎有意製造「最後一分鐘營救」,卻違背人類生理學常識,經不起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