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銀河系 品奶酪茶 從禾木走到喀納斯(下)

 話說我們從禾木村徒步到小黑湖,再翻過一個埡口景色又不一樣,綠樹林蔭、走在高聳的樹底下,人顯得很渺小,偶爾見到松鼠在樹丫上串跳;從樹木間窺視到對面山坡的情景,其中一段在翠綠茂密的樹林間大小不一的石頭從山頂鋪到山腳,這是泥石流後的情景,需要好多年才能匯聚泥土長出綠草。走在樹林裡有的路段被水沖斷了,人只能從上面簡易的木條上通過。經過一段碎石路上,不小心就狠狠地摔倒,疼。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次了。

 在路上偶爾遇見馬幫,他們有的是從喀納斯回來、有的是前往喀納斯或者賈登峪,他們有的是協助送行李(我們是自己背小包、馬幫運送大包,看著馬背上沉沉的駝包,馬也不容易)、有的是送客人(騎馬進山),在最後一段上坡路多麼渴望能夠有馬幫的出現,但已經遇不上了。

 大約中午一點多,來到斷崖邊上的牧民家歇息,山崖邊有條小路直達河邊。木樁將兩個氈房圍起來,一個是廚房兼自家睡覺的炕,一個供出租的大炕(氈房都有爐子可燒水取暖)。家裡有爺爺奶奶與兩位孫子,只有奶奶能夠以簡單的普通話交流;點了麵條、酸奶、饢。大家把鞋襪脫掉擱在爐邊烘乾,一位團友把襪子脫掉時居然能擰出水來,由於雨水順著雨衣流到褲子、順著褲管流到鞋裡,濕了。休息期間,為我們運送行李的馬幫也到了,而且他今天還接了別的活,兩位小姑娘與其騎馬同行,其他團友徒步。小姑娘表示他們的團隊在過碎石路段時兩位團友摔倒,一人頭受傷、一人腳受傷,領隊陪同下山了,其他團友只好邊走邊等領隊回來。

 接下來的行程一點也不輕鬆,沿著河邊往上爬,在亂石與泥濘中前進。路上所見的氈房都是牧民的臨時居所,當附近的草原被吃得差不多、及季節的變化牧民會遷往別處,雖然會不停地搬遷、但還是有固定的範圍,而且與朋友親屬間保持緊密的聯繫。

 大約下午六點半時領隊表示再走一小時就能到達小黑湖,也就是營地;看到希望了、大家的情緒開始高漲、步伐也變得輕鬆。太陽慢慢地往西下了,隨著太陽的離去、氣溫迅速下降,大夥拉緊衣領繼續趕路。翻過這段凹凸不平的斜坡就是營地,之前沒有見到營地只能撐著,現在知道人反而沒力氣,而且肚子咕咕地響索性原地休息。看著大夥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山的那一邊,環顧四周是連綿不斷的山脈,耳邊除了風聲還是風聲,朱古力在口裡慢慢地融化,那種甜、那份滑直達心底。

 山坡的那一邊屬於陽面、有多家牧民的氈房,羊、牛、馬散落在草原上,右側下方是小黑湖,我們就住在其中一個牧民家。這戶人家有四個氈房,一個自己住兼廚房,三個可以出租,圍欄上拴著馬,院子裡(圍欄內)以木條建了個架子(沿途牧民家都有)上門晾著奶酪與羊肉,這些都是純天然、有機的好東西。我們一行六人住在一個可以住十二人的大炕上,安頓好,來到主人的家,氈房一邊有爐有灶台、一邊是炕,炕前有桌子。大夥圍坐在桌子前有的坐在炕上、有的坐在凳子上,每人前都有碗奶茶,桌子上是小塊的饢與奶酪。女主人非常好客,馬上為咱上奶茶。這是五口之家,父母與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父親有事外出、母親與孩子在家,兩個女兒因暑假放假而回來,小弟弟約五六歲。這裏喝的是奶、茶、奶酪做的奶茶,香、醇,非常好喝!

 由於這裡沒有信號,好奇領隊如何與牧民溝通預定房間。原來在對面那座山的山頂有信號,牧民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會帶電話到山頂待上一段時間,與外界聯繫、接洽生意。在牧民家吃到的羊肉非常新鮮,而且是把小桌搬到炕上,席炕而坐。山上的夜晚尤其冷,大家都將厚的衣服往身上套,在這裡的夜是靜悄悄的、只有呼呼的風聲,山上的星空尤為清晰、銀河系也清晰可見。走了一天大家都累了,躺下後快就睡著;半夜聽到氈房上滴滴地響以為下雨,早上起來見到漫山遍野鋪了薄薄一層白紗,原來昨晚下雪了。

 早餐是奶茶與饢,這次是淡淡的奶、淡淡的茶。今天的行程是從小黑湖走到喀納斯、中間繞去大黑湖,重要的是沒什麼上坡路。同樣是大包隨馬幫走、小包自己背,此時大夥都是穿著厚厚的衣服,領隊告知離開這氣溫會逐漸上升(會有意外的)。此時另一個氈房的客人也出發,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離開了,沿著山坡走到小黑湖邊,湖水並不黑反而相當清澈。據說是周圍的山比較黑,倒映在湖面像黑色的鏡子而稱小黑湖,這名字來得多冤。

 走著走著就拉開了距離、又只剩下我們六人,湖邊的牛、羊休閒地啃著草。當走上一個山坡見到早上同出發的驢友,大家都不走了、站在原地;逐漸走近時包裡袋裡傳來「叮叮」的鈴聲,原來是電話有信號,大夥隨即掏電話,發個微信、打個電話、閱覽一下朋友圈,又讓自己回到生活中。在這個山頭又分開走,他們走近道到喀納斯、我們抄遠路去看大黑湖。山野中經常是被水沖斷的路面,此時只能踩著石頭過河,尤其水草路段,一不留神就踩在水窪中。今天的草原更遼闊、所遇見的馬牛羊更多,還見到羊媽媽餵奶、牛媽媽餵奶。一段山坡所見其頂全是石峰,在蔚藍的天空尤為顯著;一戶牧民在較緩的位置搭建了氈房,從山腳往上望,這家彷彿空中樓閣般,視野廣闊、獨立於天地間。

 爬上山坡,只見此處是斷崖、下面是草原、遠處是大黑湖,這個俯視的角度也只能見到湖的一部分,據說雨季時候山崖下都是湖水。草原上的湖泊都是隨著季節的變化而有所改變,雨季湖的面積會增加、旱季面積會縮小。在一個小湖邊的牧民家歇息,沿途牧民家喝的酸奶、鮮奶都非常的醇與濃。

 中午歇息的這戶人家應該是大夥公認的接待點,往往來來的驢友不斷,但只有兩張桌子可使用,一撥人吃了、輪下一撥人;在山野外難得一次見到這麼多人,有從禾木走來的、有從喀納斯走來的,大家在這交換信息(在網絡不穩定的情況下非常重要)。下午的行程較為輕鬆,穿過草原、沿著山腰走進樹林,樹根沿著山坡生長,成了天然的台階。從樹與樹之間可以看到前方是平坦的草原,數隻牛在陽光下休閒地在吃草。如此美景,各自擺拍。大家都沒有留意到天空飄著一大片烏雲,領隊突然喊道「穿上雨衣」,大家還沒來得及將雨衣套上,晴朗的天空瞬間被烏雲遮掩,隨即下雨,但這雨聲有點大而且打人會痛,原來是冰雹。冰雹越下越大、也越來越密集,從小小的一顆、逐漸變成波子般大;周圍很快被染成雪白一片。突然期來的冰雹,讓人措手不及,大家只能緊緊地靠在一起;遠處的牛也躲到樹下,這場冰雹持續接近二十分鐘,只見身處附近一帶全是冰雹、但遠處的山坡依然翠綠一片。

 夾雜著泥巴、碎石、冰雹的下坡路一點也不好走。走過這一段,前方又是晴朗的天空、碧綠的山丘,剛才的冰雹彷彿從沒來過。拐過山坡,終於見到遠處的小木屋、那就是喀納斯。◇ 圖/文:文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