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青稞見證青藏高原牧民生活變遷   顧玲 李琳海 王金金

 清晨,當青藏高原第一縷陽光升起,牧民扎索洗漱完畢,穿上了漂亮的藏袍。4月26日,玉樹古老的通天河畔,迎來了一年一度的糌粑節。

 扎索的家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尕多鄉卓木齊村。這個海拔3780米的藏族村落屬於半農半牧村,種植青稞的歷史有上千年。

 「每年4月,通天河冰雪慢慢消融,卓木齊村的藏族村民也開始播種青稞。每年的糌粑節意味著高原春耕的開始。」扎索說。

 青稞,藏語稱為「乃」,產於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用曲拉、酥油、青稞面等製成的糌粑,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牧民的主要食物。

 從青海緯度較低的青海青南地區到日光城西藏拉薩,青稞成為高原種植歷史最長、分佈最廣的糧食作物。

 「青稞是藏族民眾最親切的食物,牧民用青稞做糌粑、釀青稞酒,在寺院的法事活動和特定的宗教儀軌中,青稞同樣佔有重要地位。」玉樹州作家協會主席秋加才仁說,青稞不但養育了藏族人民,也成就了藏族文化,是藏族文明的重要載體。

 4月初,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塘格木鎮曲宗村牧民們開始了一年一度的青稞播種。夕陽西下,金色的陽光灑滿田野。忙碌了一天的牧民們收拾好行頭,向家的方向走去。

 在牧民東智布的記憶裡,童年時跟著父母轉場是最快樂的,伴著草原的星辰,坐在馬背上,父輩們將青稞、炒麵等裝在用牦牛皮做成的袋子中,孩子們則用被子裹著,放在用來裝東西的背篼裡。

 54歲的牧民公保和青稞打了一輩子交道。他說:「原來種青稞真是苦,用『二牛抬杠』的辦法,不僅累效率也不高,一天最多耕兩畝地,我們一家8口人有10畝地,產的青稞還不夠自己吃的。」

 為加快青稞產業發展,上世紀90年代國家投資實施商品糧基地縣建設項目,青海大力實施「糧食自給工程」,改善了產糧地區品種結構。目前,國家在青海實施了遊牧民定居青稞基地、旱作農業示範基地等建設項目,青稞生產能力得到提升。

 青海省農業農村廳廳長王玉虎說,多年來,國家和省級層面實施耕地地力保護補貼政策,每畝青稞補貼100元,2018年省政府投資7700萬元,實施青稞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大力推廣良種良法,有力促進了青稞產業發展,聚力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2018年,青海省青稞種植面積達到100萬畝,佔全省糧食作物播種面積的1/4。青海青稞產量約佔全國藏區青稞總產的20%以上。

 隨著時代發展,藏族群眾的生活飲食在悄然改變。青稞也由牧民們的「溫飽糧」變成了「發展糧」「致富糧」。

 「從藏區民眾賴以生存的主要食糧到如今青稞酒釀造工藝和飼料加工業的重要原料,青稞已成為深度貧困地區實現特色產業脫貧的支柱產業之一。」玉樹州扶貧局局長昂文達哇說。

 如今,公保帶著村裡160多戶村民成立了青稞種植合作社,經營管理著1.3萬畝青稞地。「現在青稞品種改良,畝產可以達到500斤以上,吃糌粑已不再是一種奢侈。」

 27歲的吾要扎加老家在玉樹市巴塘鄉岔來村,小時候經常跟著父親布周去青稞地裡耕種的情景至今依然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他們家共有50畝青稞地,晚春時播種,晚秋時收割,然後將打好的青稞儲存在用牛皮制成的袋子裡。

 「那時父母在地裡播種,為了一家人的生計奔波,青稞是家裡最重要的口糧,來自雪域的美食讓我們成長;長大後,無論走到哪裡,感覺青稞裡依然有陽光和家鄉的味道。」吾要扎加說。

 如今,吾要扎加和哥哥在家鄉玉樹和西寧經營著名為「藏宮」的藏餐廳,用青稞做成的青稞餅、糌粑酸奶等美食依然是食客們的最愛。

 「青稞從藏民族生存的需要延伸到了精神文化信仰,形成了內涵豐富、極富民族特色的青稞糌粑文化。只有品嘗了青稞的美味,你才能走進了藏民族,慢慢讀懂藏文化。」秋加才仁說。◇ (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