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傳真)說高溫、談氣候 海浪

 熱,很熱,真的很熱。

 執筆之時,仍是農曆四月,還「未食五月糉」,天氣就已酷熱難當,日前,香港天文臺更發出今年的首個酷熱警告,難道今夏的氣溫,又再創新高?

 因工作關係,每天都必須遊走於各大街小巷,倘是陰涼天氣,感覺還頗愜意,但若是炎炎夏日,在烈日之下,只活動一會,便令人目眩舌燥,血脈賁張,汗流浹背,衣衫盡濕,遂稍歇,待恢復元氣才繼續行程。此情此景,往昔只出現於暑假期間,近年卻屢屢提前,如今立夏剛過,酷熱就已經來臨了。

 澳門位處北回歸以南,每年有兩次太陽正照,氣候炎熱,卻又瀕臨大海,受東南季風影響,故夏天氣溫本就比同緯度地區為低,最熱的日子,只出現於颱風來臨前夕,氣溫可達攝氏三十四、五度;然近年高溫的日子增多,颱風前夕,氣溫更高達攝氏三十七、八度,颱風也越來越強,一七、一八年的「天鴿」與「山竹」,更令澳人聞「風」喪膽,今年的風季未至,高溫已先臨,且看今年的颱風節季,將如何渡過?

 研究顯示,地球的氣溫步步高升,乃由於人類的活動增加,製造了大量的溫室氣體所致,此說早已為世人公認,是不爭的事實。可是,早於數千年前的遠古時代,地球的氣溫也有比今天更高的時候,據竺可楨先生對中國五千年來物候的研究:中國的氣溫,時時刻刻都在高低擺動,當氣溫高升時,蒙古高原及西伯利亞南部的生長季延長,牧草豐盛,生息其間的遊牧民族的畜群有足夠的牧草,牧民安居於此,中原地區便太平興旺;倘若氣溫下降,牧草不足,牧民便南下放牧至陰山山脈至晉北、陝北一帶,與中原漢人爭奪土地,遂演化成胡人南侵的戰亂局面。

 此外,在浩如煙海的中國典籍中,也有不少文章段落,透露了上古時代的氣候情況,如賈誼過秦論云:「……南取百越之地,以為桂林、象郡……」是謂秦統一天下後,南征兩廣,時人發現有許多桂樹及象群,桂林就是今廣西的桂林市,象郡就是今之南寧市。李斯的諫逐客書又曰:「……犀象之器不為採……」說明秦宮廷有很多象牙、犀角製品,且「象」字乃象形文字,更進一步說明,上古時代的中國南方有象,氣候是適合大象生活的熱帶氣候。

 地球的氣溫原本就是變化不定的,其變化是緩慢而有序的,如今,因人類干擾而導致氣溫急劇上升,生態環境變得越來越壞,極端天氣肆虐,令人類的生存受到威脅,如何令生態環境逆轉,回復美好的大自然,勢將是人類未來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