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青天的出口  鳴弦

「於是有人不惜出價競投/一程的自主權/人在舊區的他/輸了/我們都卡在繁華而擠塞的馬路上/有誰瞥見/汽車的尾氣逕自飄去/名叫青天的出口」《馬路上的遊吟》雪堇

有些理念與衝動,必須在還是年輕的靈魂中播下種子,否則在吸飽社會的養分後,便可能長成一具只顧自我生存的軀殼。

原本的他,也只顧著生計,在資訊尚未發達的時代,盲目地相信著昔日的驕傲。當假象在面前被撕開,面臨現實的殘酷後,首先感受到的是恐懼,然後還來不及反省過去,便想立刻逃離那模糊的戰場。

在多少人的心目中,那些看似瘋狂的犧牲是如何一文不值,奉獻的血肉又爭取到了甚麼?還以自己曾經的年少無知,自以為是地將心比心,讓理所當然與習慣妥協來壓抑天性的良知,以既往不咎與無力回天來遮蔽自己的雙眼。

自由難得易失的道理人所皆知,遺憾的是活在束縛當中而不自知。世上正在發生著,或名為歷史的文字以外,仍有許多的不為人知,只有親眼目睹各種生離死別後,才真正明白失去的痛苦與沉重。許多道聽塗說都令人感到難以置信,在眾聲喧嘩的世代更讓人覺得可以置身事外,因此更多的真實便隨著人心的消磨而逝去,身邊又有誰偶爾瞥見,而又認真在意過一次?

元兇是人,最後放他一馬的也是人。身在同一故事中的人們,在根本上是沒有真正的事不關己。任何時地與集體,都有善良與凶惡,想違背甚麼,邁向何方,也是自由的。要學習安身與保護,越人微言輕越逍遙自在的道理。

我也只是一個被計算著年資的渺小引路人罷了。◇